江皓昕:暗黑童話「陀槍小紅帽」

A+A-
圖片來源:NRA Family
圖片來源:NRA Family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聲稱為向年輕一代宣揚槍械安全知識,近日居然在他們的官網上載了幾篇小說,把一些經典的童話故事重寫,加入一個嶄新的故事元素--槍械。

「從前,森林邊緣住了一個愛穿紅色打獵袍的小女孩,人人都叫她小紅帽。大除夕那天,小紅帽知道外婆生病了,便預備了一籃子的食物,徒步走過森林探望外婆。小紅帽知道在森中行走的危險,此刻的她卻一點也不怕--因為她的肩上背著一枝步槍!其實早在上一年的生日,家人已送了一枝步槍給她,並教曉她安全使用的方法。於是,在暗不見天林中,小紅帽再也不害怕了。她辨認著地上不同動物的腳印,知道哪些是馴鹿,哪些是松鼠,哪些是⋯⋯狼。

「哈囉。」說時遲那時快,林中已出現了一條黑影--狼。

「我不跟陌生人說話。」小紅帽說罷就走,狼卻鍥而不捨:「你要去哪裡?」小紅帽感覺到危險,終於忍不住,把肩上的槍握在手,隨時扣下板機!狼明白到尖牙始終敵不過子彈,速逃。

另一邊廂,小紅帽的外婆也受到狼的拜訪。外婆看著那龐大黑影:「你的牙齒真尖。」狼:「因為是用來吃你的!」狼正要撲上去,卻聽得「喀擦。」一聲,正是槍枝保險制被解開的聲音。只見外婆熟稔地拿著一枝步槍,槍頭直指向狼,只要狼再踏前一步,子彈即轟向牠的臉:「你的步槍真大!」狼一天裡遇到兩個陀槍女人,驚駭之餘,也暗嘆現在的人類都很懂得保護自己了。而小紅帽和外婆,則永遠快樂地生活下去⋯⋯」

這並不是惡搞文學,而是貨真價實的教育小說。原文可以再這裡找到,還怕你嫌他們不夠扭曲,配上了一幅小紅帽槍指豺狼的精美插圖。

曾在蘇格蘭修讀英國文學的作者 Amelia Hamilton 解釋,傳統童話故事除了讓她昏昏欲睡,也因為經常都是悲劇而過於灰暗,不禁懷疑故事裡容易受傷的一群,如果學懂保護自己(她的高見是學會用槍),結局又會如何改寫?於是她便寫了「陀槍的小紅帽」(Little Red Riding Hood (Has a Gun))和讓巫婆吃子彈的「糖果屋與槍」(Hansel and Gretel (Have Guns)

結局當然是被衛道之士猛烈評撃,「抵抗槍支暴力組織」(Coalition to Stop Gun Violence)質疑這種露骨偏激的的暗黑童話,被心智不成熟的兒童錯誤接收,變相是陷他們於不必要的危險。

在九十年代打過遊戲機的成年讀者,大概會想起 Capcom 的一款遊戲裡,確曾出過一個「小紅帽」角色,出招時真的會拔出烏茲衝鋒槍掃射。撇除道德與否的爭論,這一系列的陀槍童話實不難看,篇幅短小精悍,用字簡單,很具娛樂性,只求一笑的話是任務成功的。延伸想像,假若真有人認真寫一系列政治不正確的武器童話,如:「愛麗斯夢遊朝鮮邊境」(Alice in Kim Jong-Un’s Wonderland)、「美女、野獸、機關槍」(Beauty and the Beast and the Machine Gun)、「血滴小王子」(Le Petit Prince and the Flying Guillotine),那應該還有一批喜歡惡搞的讀者受落。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一個月三十本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