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愛做的事」?

A+A-
Rachel 的網誌文章插圖:「畫漫畫的經驗不僅是在設計網站介面有用,同時能展示出你是精於設計那些介面。」 圖片來源:rachelnabors.com

趁尚有青春時便要追夢,做自己愛做的事?詩歌總是歌唱浪漫,浪漫以外總是有人唱反調。美國漫畫家 Rachel Nabors 便提醒大家,「做愛做的事」往往是差勁的人生規劃建議

Rachel 沒有選擇讀大學,年紀輕輕便以畫漫畫為生,25 歲更獲 Friends of Lulu 的金.耶鲁最佳新女性漫畫家獎,以漫畫家的成就和收入而言還相當美滿。但好景不常,她其後因要接受手術,沒有醫療保險下要負擔巨額費用(美國國情),便中止了漫畫事業,投身網頁開發行業,「我不會說我是喜愛這份工作(網頁開發),但我樂於以此去支持我發展網絡漫畫。」因此,5 年後她也能夠在網頁開發方面有了成就。

這僅僅是錢作怪嗎?不盡然。Rachel 認為「做愛做的事」只是對少數人正確。因為不是大部分的人都能在自己喜歡的領域裡一下子便取得成功。即便她轉到另一個行業做著另一份工作,不是只做愛做的漫畫,她仍然喜歡自己正在做的工作,才是重點。

若只執著於做愛做的事,也會錯過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一如殿堂級動畫家宮崎駿在「出發點 1979~1996」中,勸勉年輕人應先享受四年大學生活,不要急於投身動漫界;不然在真正創作動漫時,只會被一個接著一個的工作淹沒,而沒有時間閱讀、學習和產生新奇的意念。這番話對 Rachel 猶如當頭棒喝,她說:「我希望有人在我決定放棄大學做漫畫家前,就提醒我。」假若宮崎駿只想著「我只做我愛做的事,我只畫漫畫」,但缺少了業外志趣和知識,他就不會曾經投身爸爸經營的飛機零件公司,其筆下就不會出現各種充滿「飛行」元素的作品。

此外,美國 Jacobin 雜誌編輯 Miya Tokumitsu 在 Do What You Love And Other Lies About Success and Happiness 亦指出,「做愛做的事」的風潮部分與企業利益掛勾,令公司有更大空間剝削員工,工作量和時間有增無減。

我們容易聽到動聽的勵志故事,追夢失敗的經歷卻很少。「成功」的 Rachel 則建議只要「不要為生計做討厭做的事」便可,因為即使你不能堅持做你愛做的事,也要好好愛上你正在做的事,說不定轉個方向,才會出現另一個轉機。有人說「香港不是一個追夢的地方」,在香港,追夢難,但要做到 Rachel 的建議也不容易。哪一天大家會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