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愛你的工作,還是愛你的情人

A+A-

可能因為自己也正好是 1987 年出生的第一代「寬鬆世代」,對宮藤官九郎執導的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有一種總是被情節與對白零距離刺入心窩的共鳴感。每次看到主角們失意吼叫,我都想隔著屏幕大聲附和,你們最看不起的寬鬆世代,不也是有著一群日子過得一點都不寬鬆的人嗎?

跟普遍信奉「魚不過塘不肥」這條法規而每隔幾年就轉一次工的香港人不同,日本的上班族文化更為重視歸屬感和忠誠度,頻頻跳糟,尤其在大企業年逾半百鹹鹹濕濕的老屎忽高層眼中,你不是醒目仔,而是腦後有反骨的失格者。想在事業上闖出一番成就,機會只有一次是日本人的職場宿命,生命無 Take Two。而先決條件,就是愛自己的公司,多過愛你的情人。

有人會說,寬鬆世代的問題就是安於享樂,做事馬虎。然而,在我看來,世代愈是寬鬆,其實對金錢、地位和成就也看得愈重要,因為這個世代的孩子,不但從書本上學習,也從上一輩成年人身上學習,於是就學習了他們這套向上爬就是一切的社會價值。「寬鬆世代又如何」的男主角坂間正和便因為一次公關災難,而受到職場之路的「愛的啟蒙」。公司的合作伙伴出了問題,為了挽回公司聲譽,明明事不關己,都要開記招面對傳媒,當著全世界鞠躬道歉。事後,坂間跟同事兼女朋友宮下茜說,原來為了公司而道歉都不是那麼難堪的事,反而覺得很光榮,因為公司需要他的幫助,而他亦因此改變了想法,對自己的公司多了一份感情。

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劇照
安藤櫻飾演宮下茜 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劇照

小茜聽完之後,隔了一段時間都沒回答。如果這是一部給鹹鹹濕濕老屎忽看的「社長島耕作」系列,應該還會響起正面勵志的背景音樂。然而,請記得這是宮藤官九郎的「寬鬆世代又如何」,於是,小茜東拉西扯遊了個花園後,便開嘴炮搧了他一巴掌。

「『他們兩個在交往嗎?』『欸,她不是上司的情婦嗎?』公司裡面,其實全部都是想著這些事的人,所以,你根本用不著為它而改變自己。」這句話,不只出自一位女朋友,也是出自一位寬鬆世代,而且是升職在即,地位比自己還要高的女強人。愈看到後面,愈覺得宮下茜這角色實在無得頂,這個無得頂,除了指飾演她的影后安藤櫻演技出眾,也指宮下茜那股能夠把人生目標以外,任何成就都視為雜草的信念。把一份工作純粹當是一份工作,無歸屬感也無忠誠可言,有人會認為這就是不上道,是寬鬆世代的通病,然而,小茜覺得這樣並不丟臉,男朋友更重要,結婚更重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更重要。當坂間與她父親說,現在無法結婚的原因是小茜即將要升職調到仙台了,小茜則痛罵他完全不了解自己,在她眼中,一切剛好相反,不是為了升職所以無法結婚,而是為了結婚隨時可以辭職,公司算甚麼?企業文化算甚麼?當一個女孩子會說:「如果到時候沒錢了,那就到時候再想『啊,我們沒錢了怎麼辦呢?要趕快去找工作了』也可以吧。」你可以說她幼稚、天真,不懂風險管理,不懂計劃將來,然而,能夠擺脫寬鬆世代宿命的人,就是懂得踩著那套向上爬的社會價值,而並非追隨著它。你追隨它,你就一輩子都是別人看中的寬鬆世代。

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劇照
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劇照

坂間選擇在小茜調職前的最後一天,來了一場毫無預警的求婚,雖然洋蔥十足,但最後還是輸了給小茜那股想做就做的衝勁。當坂間鼓起勇氣向大家表明想娶小茜:「不管三年還是五年,等你從仙台回來,我們就結婚吧。」小茜卻二話不說答應了他:「結就結唄,好呀,結婚吧,現在就結。」仙台呢?升職呢?翌日他們兩個再也不理公司同事會說甚麼是非,便向上司遞了封聯名辭職信。相比於精於計算你的薪水和儲蓄,或評估你的仕途前景,一個女人願意為你裸辭,她也不失為一個理想的結婚對象。

部長看了也不禁為之一笑:「現在的寬鬆世代真是……」冷笑背後,我猜,都有幾分被他們的霸氣震傷。

我知道,看這部劇一定有人會酸他們,做戲就可以,說得真是輕鬆,再過幾年他們就後悔了,生病不用看醫生嗎?老了又沒儲蓄誰去養他們?其實每季日劇選擇頗多,他們也不一定要在這部日劇身上浪費時間。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