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芬蘭作家 Tove Jansson 與她的姆明世界(二)

A+A-

文:Luisa Mok@ Live Norish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1948) 書本封面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1948) 書本封面

芬蘭的大自然如季節週期,天氣和地理環境衍生其獨特文化,這背景構成 「姆明故事」 The Moomins 大綱,從入冬前漫長冬眠的預備,如姆明媽媽(Moominmama)為大家做嚴肅的 「松樹針葉」 pine needle 晚餐(肚子填滿「松樹針葉」才能在整個冬季睡得好), 也叮囑各人刷牙,整理床舖,分配誰與誰睡在一起(例如打鼾的 Sniff 不能與 Moomin 同睡);經過百個寒冬日與夜後,期待著春天帶來的日照花開,以及第一個春天舞會;接著夏季許多新朋友到訪,姆明爸爸(Moominpappa)駕船帶大夥兒到小島展開航海之旅,釣魚等;及至秋天野餐故事,然後冬季重臨.

作者 Tove Jansson(朵貝・楊笙)的哲學觀在這大綱注入細膩而富想像力的故事內容。寫在 1948 的「姆明故事」(Finn Family Moomintroll ),是關於姆明家冬眠過後,在生氣盎然的春季裡,發生一連串稀奇古怪的連篇故事。其中令我感動是,當姆明與大夥兒玩捉迷藏時,自作聰明地藏到巫術黑高帽內,因而變成「大耳怪」,身邊好友如 Snufkin 和 Snork Maiden ,甚至連姆明爸爸都拒絕相信他就是姆明,而變成「大耳怪」的姆明嚎啕大哭,直至媽媽從廚房出來,可憐的「大耳怪」大叫:「媽媽,相信我,我是姆明」,姆明媽媽稍稍冷靜,用心看進「大耳怪」驚恐的雙眼,然後靜靜地說:「的確,你是我的姆明」,這刻,「大耳怪」漸漸變回姆明外貌。這故事沒有訓導,沒有道德理論,而我讀到的是關於「信任」(Trust),信任建立社會裏基本結構,是人與人之間互相信賴的關係,我想這關係包含 「相信,接受,託付,希望」,日常現實中我們之間有這様的關係嗎?不能寄予「希望」的關係是否就如作者所形容的——想擺脫但往往無法逾越的「失望」?

Thingamy-Bob_Snork_bw_rt_mmr
Thingamy 和 Bob 在 Snork 安排的臨時法庭辯答大皮喼的「擁有」權。/圖片來源 Tove Jansson (1948).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Pp117.

「擁有」到底是甚麼?哲學家 Muskrat 在吊床上搖來晃去,一邊閱讀他最喜愛的書籍 The Uselessness of Everything,一邊發牢騷抱怨姆明一家的不應該,特別是姆明媽媽滿載東西的大手袋,執著的 Muskrat 老是想姆明這一家實在太物質了。當 Hobglobin 送贈 Muskrat 唯一一個願望時,卻又不幸把 the uselessness of everything 誤聽成 the usefulness of everything,Hobglobin 實在把 Muskrat 氣壞透了!而同時喜愛哲學和音樂的 Snufkin 也崇尚精神滿足,只擁有一頂草綠色闊邊帽和口琴的他輕鬆自在,好一位怡然自得的逍遙過客。凡事有商有量的一對迷你夥伴 Thingamy 和 Bob 拖著重重的大皮喼來到 Snork 安排的臨時法庭,在庭上他們在辯論到底 Thingamy 和 Bob 他倆是偷了皮喼還是偷了放在內的東西?最寶貴的是皮喼還是皮喼內的物件?而「最寶貴」又以甚麼來衡量?讀到這裏,這一刻對你來說,世上最美最珍貴的又是甚麼?你需要「擁有」它嗎?

Moomin-Snurfkin_bw_rt_mmr
春天到了,Snurfkin 與姆明在橋上。/圖片來源 Tove Jansson (1948).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Pp4.
Muskrat_greyscale_bw_rt_mmr
Muskrat 在吊床上搖來晃去閱讀他最喜愛的書籍 The Uselessness of Everything /圖片來源:Tove Jansson (1948).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Pp40.

參考文獻

Jansson, T. (1948). Finn Family Moominstroll. London: Penguin.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