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學會「棄番」才是成熟人生的開始

A+A-

最近數周稿期不準,除了因為外遊,也因為今季日劇實在「巧婦難為無米炊」,接連幾部作品都差強人意,雖有明星拱照,但劇本不濟,久看之下終究生厭,難逃「棄番」命運。

日劇「擁有神之舌的男人」宣傳海報
日劇「擁有神之舌的男人」宣傳海報

本應最受期待的要數「擁有神之舌的男人」,然而,大概「捱」到第三周,便正式宣布「好心分手」,有再強大的卡司都看不下去了。堤幸彥執導,本應有吸引力;女主角是木村文乃,與堤導去年在「愛的成人式」合作過了,珠玉在前,搭配男主角向井理,本應也是強檔組合。本應如是,結果卻是一鑊泡,悶場連連,情況有如 DC 近年的大堆頭超級英雄電影,擁有最強的演員,最出色的故事,但拍出了技術性失敗的爛作品。

此劇之爛,在於運用了極為老派的固定套路。故事講述一行三人為追蹤神秘藝妓,走訪全日本各地的溫泉,而每一次到訪溫泉旅館,都會發生殺人事件。喜劇式懸疑片,張力平平,本也不妨;角色設定騎呢,演出誇張,也可接受;問題卻是整個故事就像你打街霸每一次對方都用春麗而且一味只會原地企硬出百裂腳,你只想熄機投降。故事中,三人開的麵包車每一集都會在到埗前死火,木村文乃每集都要為轉造型而轉造型,向井理每集都 playback 相同的台詞,而發現死者時又要做相同的表情。最可怕的,是每一集都解釋一次男主角的舌頭有何異能,而女主角又每一集都自稱一次偵探,用了大量罐頭片段和重複的台詞,集數之間連貫性近乎零,這就是為何第一集可接受,第二集已失望,第三集便「棄番」的原因了。

  • 木村文乃於劇中每集都會轉換造型。 日劇「擁有神之舌的男人」劇照

「擁有神之舌的男人」聽聞是堤幸彥構思了 20 年的作品,如此一想,就明白了。20 年前,這種硬橋硬馬的套路或者會讓觀眾受落,至少不反感。不過,過了 20 年都拍不到的作品,或表明了它本質上就是個不太好的主意。因為情意結而拍出來,實現初心這說法是好聽,實際上卻是「一代宗師」丁連山說的那番道理:「火候不到,難以下嚥,火候過了,事情就焦。」堤導英名一世,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吧,也許這故事是他的初戀,愛得太深,焦了也不知。

導演愛得太深,觀眾卻不宜濫情,勉強無幸福。日劇不同韓劇,更不同港劇,季起季落,集數少,拍散拖二三,即使「棄番」也不會重傷,三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遇到不對辦的新劇,為免浪費人生,別要給予自己過多的美好想像,不需要結局不結局了,也不拘泥於個別偶像演員的光環,適時「棄番」,果斷揮慧劍,止蝕離場,才是成熟的表現。我真的只是在說日劇而已,不過人生如戲,看劇也有它的做人道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