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開學了

A+A-

當美國下令關閉各地「孔子學院」,回顧中華民國三十年代的小學教科書。

三十年代已經在「五四」之後,廢除文言,倡行「白話文」,但此一課本文白融合,又淺白易懂。「各處學堂,皆供孔子」,不說「我們國家每一家學校,都供奉着孔子。」

這幾句提綱挈領,已經是國民教育了,一切足夠,因為 Less is more,簡約是美。能用八個字表達,即不要用嚕囌十五個字,在手機短訊時代,這樣的課文更貼近二十一世紀。

下一頁:「虎似貓而大,狐似犬而小」,不但語文精煉,而且兼有生物學和哲學。

生物學是一課書介紹了八種動物,而且強調鯨是哺乳的獸類。

哲學的意義,是事物不可以只憑外表相似,即急於妄下結論。

當然,還有線條清雅、解剖學準確的插圖美術。簡短兩課,在簡約(Minimalism)之間,還有 Multi-functional,知性和感性兼具,非常 Cost-effective,因為小孩學到不同的知識。

這才叫做「以人為本」,這才叫做「贏在起跑線」的良好教育。今日的教科書,只知年年改版、彩色精印,還加上什麼電子教科書,硬件不斷提高,學童書包不斷增磅。由常識角度,為何不停止浪費,一字不改,用回民國小學教科書,以增長通識、減少腦殘?

當然不可能,因為其中有太多「持份者」濫竽營利,為了自己的存在價值而賺錢。

與其讓這些平庸而自私的本地教育產業者賺你的錢,難怪許多中產家長終於明白,這種冤枉錢,倒不如讓英國的寄宿學校賺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