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A+A-
一具具動物遺骸陳屍於沙漠上,陣陣的腐屍味令人作嘔。

文:潘蔚能

2015 年 7 月,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走在索馬里地區的曠野上,我看到人為了生存變得更堅強。有婦女為拿一桶水,不惜在高溫下,每天走 5 公里去取水。有的村民「石中取血」,在乾旱土地上用簡單原始工具,靠雙手一路向下挖掘,挖出一個 5、6 個人高的深坑!可是努力開了一口井,井底的水卻是泥多、鹽份重,根本不宜飲用。但對村民來說,除了這些帶鹹味的水,根本就沒有其他選擇。

幾個人從坑內接力取水直至挖乾為止,再去別的地方尋找水源。
幾個人從坑內接力取水直至挖乾為止,再去別的地方尋找水源。

死神腳下求存

有村民向我表示,以前半年就下一次雨,現在已經超過一年了,可是連半點雨水也沒有。不過,埃塞俄比亞人民的求生意志很強,他們沒有放棄一絲希望,在土地上挖了一行又一行的深坑。期望突然有暴雨來到時,深坑可以用作儲水。可惜事與願違。埃塞俄比亞的旱災只是冰山一角,非洲其他地方也同樣面對 35 年來最嚴重的旱災,超過 3,200 萬人面臨糧食及食水短缺危機。

為甚麼非洲一再出現災情?為甚麼每年都要救濟?為甚麼他們不努力改善環境?我們又可以救得幾多次?或許,你會對非洲災情有一連串的問號和質疑。我以前也有過類似的質疑,但跟樂施會合作多了,加上自己做一點研究,再從新思考造成旱災及貧窮的原因,發現這場生態災難,其實與你,與我,都有關。

小朋友在沙漠中擔當做牧羊人的角色。
小朋友在沙漠中擔當做牧羊人的角色。

不公義,你我有份

不是天災嗎?不是因為「超級厄爾尼諾」現象影響嗎?這不是天災嗎?無錯,這確是天災,但這天災卻與人類行為息息相關。所以,與其說是天災,不如說是人禍。氣候變化的影響波及全球,溫室氣體增加,令全球天氣出現變化,例如令非洲某些地區大幅減少降雨,但某些地方卻出現水災,在全球 10 個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非洲佔了 7 個,嚴重影響非洲農民的農產,打擊他們的生計,令過去 20 年,非洲的飢餓人口增加了約 5,000 萬,不斷在貧窮邊緣掙扎。

用動物皮囊儲水,除方便運輸(未儲水前收藏容易)之外據說還可以防蒸發用,盡顯當地人智慧。
用動物皮囊儲水,除方便運輸(未儲水前收藏容易)之外據說還可以防蒸發用,盡顯當地人智慧。
小孩子雙手沾滿了泥濘,證明了每一滴水都是得來不易。
小孩子雙手沾滿了泥濘,證明了每一滴水都是得來不易。

這些災難歸根究底乃源於發達國家的富裕生活方式,例如大量使用私家車、冷氣機以及浪費的飲食習慣等,製造了大量不必要的碳排放。放任的享樂和舒適的生活,卻要世界另一邊的人承受著痛苦。據統計資料顯示,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人口的生活,其消費碳排放量遠遠低於發達國家人口。現時全球最富裕的 1% 人口的人均碳排放量,是最貧困的 10% 的 175 倍。所以說,做成今日的局面,你我都有份——是不公義的制度導致這些災情。

「我們消費,他們埋單。」是一件很不公義的事。要消滅真正貧窮,就要消除不公義,從環保低碳生活習慣上做起,每人行多一步就可以讓世界美好一點。你又做得到嗎?

「貧窮源於不公平」籌款及宣傳活動

每年 10 月 17 日是國際滅貧日,同時今年是香港樂施會成立 40 周年,樂施會啟動為期兩星期的「貧窮源於不公平」籌款及宣傳活動,呼籲公眾關注貧窮與不公。

樂施會認為,貧窮是一個複雜且多樣的議題,源於不公平及結構性因素,包括制度及資源配置上的不公。目前,全世界整體的財富收入比 40 年前大幅增加,貧窮人口也大幅下降,但財富不均及資源分配不公,卻令無數貧窮人仍然生活在貧窮之中。樂施會的研究報告指出,世界最富有的 1% 人口所擁有的財富多於其餘的 99% 人口。

「貧窮源於不公平」網站:www.oxfam.org.hk/inequality
最新動向可瀏覽樂施會專頁:www.facebook.com/OxfamHongKong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樂施會

樂施會是一個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旨在推動民眾力量,消除貧窮。

http://www.oxfa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