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財經演員梁啟超

A+A-
梁啓超書齋
梁啟超書齋

因為最近支那論講到滿城風雨,所以我重新看了關於梁啟超的資料。關於「支那」的是非對錯不是本文的考據重點,很多朋友都執著於支那的字詞考據,例如說它是傳過來的梵音讀法,又引用孫中山的講法,也有藉此牽動辱華情緒。梁啟超在支那這個字的廣泛使用有決定性地位,因為清末就是由梁啟超一班思想家開始引入國家概念的雛型,清末「中華」、「中國」正名的討論也以他們一幫人為首。

梁啟超
梁啟超

梁啟超「中國史敘論」講:「吾人所最慚愧者。莫如我國無國名之一事。尋常通稱。或曰諸夏。或曰漢人。或曰唐人。皆朝名也。外人所稱。或曰震旦。或曰支那。」都係那句,「支那」的對錯我不評論,不過雞蛋同高牆之間,我會選雞蛋;震旦和支那之間,我會選支那。

講返梁啟超在民族思想的貢獻外,梁啟超在經濟方面都有其一套想法,是一個「高級財演」。他寫過很多關於幣制的文章或評論,例如 1896 年寫過「論金銀漲落」,因當時世界列強採用金本位,中國因為歷史因素,一直都是銀本位,他文章指出中國用銀本位未必係問題,1904 年的「中國貨幣問題」一文有更深的討論。梁啟超曾講過:「自吾居東時,好扼腕論天下事,輒以為中國救亡圖強之第一義,莫先整理貨幣,流通金融。」可見梁啟超覺得貨幣的重要,甚至是救國的良方。

為了實踐其貨幣思想,他甚至在加入做財金官僚。自孫中山在 1912 年於南京宣告中華民國建國,梁啟超同年結束流亡生活回國,在 1914 年任幣制局總裁,主力推行幣制條例、整頓國民銀行制度、整理東三省紙幣大綱等。不過梁啟超的任命非常短,在 1915 年卸任總裁後寫下了「余之幣制金融政策」,以詳細表格和曲線圖,析述中國幣制的結構性缺陷。情況有點像南方島國的金管局總裁,離任後反而撰文批評聯繫匯率這個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制度。

終歸我是做股票出身,雖然梁啟超主力搞貨幣,不過他也有其股票哲學。梁啟超講過:「華人不善效顰,徒慕公司之名,不考公司之實」用現在「喱民」的講法,即係話中國人炒股票,不睇基本因素,見名就炒,這個劣根性延至今時今日依然適用。他也有在「敬告國中之談實者」中講到股份有限公司必須在強而有力的法治國家才能生存,也必須有責任心強的國民才能夠成功,但中國不知法治為何物。其實早在清光緒二十九年已經有公司法,叫做「公司律」,不過條文不清晰,所以梁就自然覺得無用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渾水 畢打街文人

最年輕的 90 後上市公司執行董事,自以為文藝青年的政治、財經評論人。

http://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