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旅行待救錄 外地搶劫遇黑警

A+A-
斯里蘭卡山區風光
斯里蘭卡山區風光

早前港專校長在畢業禮指責抗議人大釋法的學生︰「當你遇到戰亂、當你遇到自然災害,邊個去救助你哋!」他稱讚中國大使館對海外國民提供協助,冒生命危險撤退僑民。不少旅行界的朋友笑說遊覽世界時,用特區護照找中國大使館都未必到幫忙,視乎各處大使館,待遇不同,反而帶著 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找英國大使館,通常職員更熱心。

特區護照或 BNO 較好,要看實際情況。旅行遇險,尤其不關乎生命危險,第一步,未必要去大使館,反而多會遇上當地警察。

斯里蘭卡遇失竊

斯里蘭卡的交通落後,十分擠迫,很容易丟下東西。
斯里蘭卡的交通落後,十分擠迫,很容易丟下東西。

數年前,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巴士上丟失銀包,內裡有不少證件和一千美元,心中都打定輸數,知道無法尋回。姑且在酒店職員陪伴下去警署報案,想拿著報案紙取回保險賠償。走入警署,唯一一位懂英語警長走來處理,他叫我在警署先坐一會,一坐就 2 個小時,從下午等到天黑。落口供時,常閒話家常,說天地南北,心想當地警察都很親民。好不容易在警署逗留了 4 個小時,終於拿到報案紙。

斯里蘭卡人都很友善,除了警察。
斯里蘭卡人都很友善,除了警察。

步出警署,已經天黑,四周無光,也無人。突然,跟我落口供的警長站在面前,笑面盈盈。他用左手做起數鈔票的動作,天黑,我扮作看不到。接著,他把右手放在槍袋上,身旁酒店職員大驚,對我說︰「他要收賄賂。」心中暗付著原來他在警署一大堆廢話,就是拖延時間為等天黑。

黑警舉槍恐嚇

警長臉色一沉,氣氛緊張,輕輕地說︰「剛才報案紙可取得賠償,應該分一點錢給我。」我說︰「銀包丟了,沒有錢可付。」他緩緩拔槍,用槍嘴指著我的額頭,我以為自己是「無間道」的劉德華,在天台被梁朝偉用槍指著,電影感十足。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在口袋拿出 100 元港幣,說道︰「只有港幣,要不要呢?」他突然一呆,放下槍,想了一下,搶走港幣細看,不知所然,連說︰「No! No!」交回港幣給我。酒店職員著急,擔心發生血案,懇求我說︰「給他一點錢算吧!」多番交涉,最後給警長 5 美元(等於 32 港元)。他面色一轉,心中大樂,說︰「報案紙有問題可打電話給我,沒有問題。」

他悻悻然消失在黑暗之中,我走過漆黑大街,回到酒店,坐車到機場。永別,斯里蘭卡。

身為遊客,向發展中國家的政府人員求助,有時他們都想收點賄賂,但是只要在人多的地方跟他們理論,據理力爭,未必給他們乘虛而入。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