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俠盜一號,星戰復刻

A+A-

以下劇透。

星戰迷今年提早過聖誕,「俠盜一號」是最佳的禮物。儘管官方設定這是一部外傳電影,在廣大星戰迷心裡,「俠盜一號」才是一部貨真價實,把故事碎片填補,要比佐治魯卡斯本人執導、Jar Jar Binks 主演的頭三部曲都還要根正苗紅的前傳電影。

製作開始前,迪士尼找來導演加利安愛德華(Gareth Edwards)開會,劈頭問他:「作為一部外傳,它跟正傳會有甚麼分別?」導演苦思幾天,除了回答因為他不是佐治魯卡斯之外,他還找來一輯越南戰爭的歷史照片,並修圖把星戰人物貼上去,出來效果讓迪士尼很滿意,拍板依循這方向拍攝。

關鍵在於戰爭的寫實感。第三部曲「黑帝君臨」之後,第四部曲「新希望」之前,那是一個沒有絕地武士的平凡年代,再沒有貴族和傳說,戰爭只能由不懂光劍的平凡人執行。他們不會飛簷走壁,也沒本錢舞劍耍帥,只能夠謙卑地用槍(或甄子丹用棍、姜文用大炮),在槍林彈雨間,以鮮血和生命去完成故事。許多較年長的星戰迷特別亢奮,甚至把「俠盜一號」跟第五部曲「帝國反撃戰」的原始感覺相比,說這才是復刻的星球大戰。

「俠盜一號」解答了星戰史上其中一個最多人問的大 bug——帝國為何會笨得把死星的弱點放在表面,讓第四部曲「新希望」中,天行者一槍就把整個星體引爆?「俠盜一號」告訴我們,原來這都是父親復仇的一部分,人家忍辱負重多年,就是為了成就這石破天驚的破綻。當然,一個 bug 解決了,更大一個 bug 又起——父親這集死了,理應再沒有人裡應外合,那為何在第六部曲「武士復仇」,帝國再次犯下相同錯誤,笨得建了一條寬闊得連「千歲鷹」都可以飛進去的中央氣槽,讓反抗軍再次一槍把整個死星二號引爆?還有在第七部曲「原力覺醒」中,帝國的遺民第三次犯下相同錯誤,建了一個比死星還大的怪物,卻笨得再次留下破綻氣槽讓人一枚炸彈就引爆全星?看怕迪士尼要多拍幾部外傳才能解答這些疑問。

對香港觀眾而言,亮點之一當然是一個打十個的甄子丹加入了這個遙遠的星系,角色尚算討好。他所飾演的 Chirrut Îmwe 是一個寺廟守護人,一個理想主義者,一個使棍的盲俠。他沒有受過正統的絕地訓練,卻無師自通對大能有所感悟,固執相信已經褪色的,甚至只淪為傳說的絕地武士。從觀眾的全知角度看來,這個傻勁的追隨者沒有親眼目睹過頭三部曲的絕地全盛時期,抑或第四五六部曲的武士復仇,而只錯置地活在另一個平凡年代,總帶有一點美麗的衰愁。

tarkin-32x_16f7b5db另一驚喜是 Grand Moff Tarkin 的出現,這名瘦削如鷹的帝國核心人物,在七六原版中是個陰森狠辣的角色,飾演者彼得·庫欣(Peter Wilton Cushing)早在 1994 年已經去世,豈會料到 20 多年後,「俠盜一號」會用 CG 把他「重返人間」。主創花上漫長時間翻看彼得·庫欣過去的電影,臨摹他獨有的步肢和身體語言,終於泡製出這個假以亂真的電影奇蹟。老實說,如果事前不知情,看電影時實在不會留意這名年輕版的 Grand Moff Tarkin 居然是畫出來。荷里活已經誕生出這種數碼技術,看怕那些在陰謀論的美劇中,自己看見自己在新聞畫面上持槍刺殺總統的劇段,已離我們不遠。

迪士尼說無論「俠盜一號」成績如何,也不會有續集,只會著手籌備另一部關於韓索羅年青時期的外傳電影。其實,「俠盜二號」早已出現,就在 30 年前「帝國反撃戰」的一幕:當天行者和韓索羅在雪地失蹤,反抗軍翌日派出搜索隊去巡邏,那台出現了不夠半分鐘,低調地飛行的搜索機,其名字正是「俠盜二號」。

rogue_two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