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聶魯達與他的彩色城市

A+A-

「愛情很短,而遺忘太長。」(Love is so short, forgetting is so long.),智利詩人聶魯達逝去近半世紀,他依然深受世人歡迎。他是南美最享負盛名的詩人,一生集合革命、文學和愛情。

左膠的一生

電影「流亡詩人聶魯達」海報

近日上映的電影「流亡詩人聶魯達」,運用魔幻手法重現聶魯達(Pablo Neruda)逃亡,逃避軍政府的獨裁統治,流亡歐洲的歲月。全片虛實並置,警察追捕當時任職議員的主角聶魯達,他在壓力中,不忘飲酒召妓,聲色犬馬。詩人不是聖人,口裡說革命,身體卻很誠實,浸淫愛慾,寄情玩樂,立體呈現聶魯達一代「左膠」的生活。

1994 年亦有電影「事先張揚的求愛事件」(The Postman)描寫詩人和情人流亡意大利的浪漫歲月。他代表智利,而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象徵聶魯達。

瓦爾帕萊索是聶魯達長眠之地,他的故居位於城市之山上,俯瞰遼闊的太平洋。瓦城亦稱為智利的天空之城,沿山而建的城市,古老房屋髹上各種顏色,儼如天空的一道彩虹,入選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

詩人故居

聶魯達長居於瓦城,他花上 27 年建立這 2 層高的別墅,並命名為 la Sebastiana,即是西班牙語蓬鬆的頭髮,紀念他的紅髮情人 Matilde Urrita。大宅復修後,2010 年才對外開放,讓遊人得知一代偉人的生平。

聶魯達曾說過︰「我討厭聖地牙哥(智利首都)。這間小屋令我寫作更有效率,這屋子的位置不高不低,給予我一點孤獨感。」。生於亂世,積極介入政治的文學家,經歷西班牙內戰、獨立、流亡,死於智利左翼政府被美國中情局的政變推翻和獨裁者皮諾切特上台時,一生多變,在瓦城找到片刻的安靜。

故居擺設精緻,每件物件也有故事。他的書房在頂樓,喜歡航海的他,將頂樓設計成木造船倉的模樣,放著地圖和地球儀,窗外景觀壯美,居高臨下,傲視太平洋、海港和古鎮。他代表智利出使各國,曾駐墨西哥、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緬甸、斯里蘭卡、爪哇和新加坡等地。家中收藏從各地的精品︰非洲的木雕、西班牙的玻璃瓶、日本的浮世繪。與其說他是革命家,不如說是富貴的藝術家。他愛說笑,曾作詩說在書房每天起床都會碰到裸女,朋友相信其詩,卻找不到裸女,大失所望。

 

Valparaiso 的美,令我與聶魯達同樣神往。到過不少小鎮,這裡依然有特色。沿山而建古鎮,色彩繽紛,街道保留百年模樣。近兩世紀的重要商港,尤其巴拿馬運河建成前,遠洋輪船的補給必經之路,今天還是智利水果重要出口地。居民累積不少財富,房屋都設計得美輪美奐,外牆畫滿各式塗鴉,有政治、原住民、家庭,畫下角都有簽署,名家之作,單是拍塗鴉就可在山上用上一整天。山城最特別的是各處都有沿山而建的纜車,因為山坡陡峭,花上 3 元港幣,就可坐上百年纜車上山,盡覽山下的風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