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下)

A+A-
日劇「東京吸血鬼飯店」劇照

在「變態」名導演園子溫的支持者眼中,「東京吸血鬼飯店」的選角著實耐人尋味,第一女主角夏帆是跟園子溫在上一部電視劇「我們都是超能力者」攬炒之後的再度合作,不少人都覺得夏帆近年顏值大跌,但園子溫或許是最能讓她崩壞得有魅力的人。總之,夏帆終於還是回到園子溫身邊了。至於第二女主角富手麻妙,則是在之前日活「羅曼色情電影」系列那部「不是色情電影」中被園子溫發掘出來的新人,在 AKB48 年代發展平平的她,在園子溫的賞識之下應該沒底線了,「東京吸血鬼飯店」劇中她還有一場即場剃光頭的情節,以行動證明自己將心靈肉體都交托給這位「變態」了。至於最特別的就是此劇的男主角,第一次參演園子溫作品而且跟其過往戲路有極大差異的滿島真之介。沒錯就是滿島光的弟弟。而滿島光正是園子溫經典之作「愛之剝脫」的女主角。不曉得「東京吸血鬼飯店」在園子溫心目中分量如何,但看劇中三位主角的背景,應該是其心水之選了。

日劇「東京吸血鬼飯店」劇照

作為一部充斥暴力與色情的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風格濃烈,劇力卻幾乎是零。確實是個糟糕透頂,讓人完全抓不到是一個怎樣的故事的故事。故事講述剛好 22 歲的愛實(富手麻妙飾)在生日當晚被吸血鬼襲擊,然後遇到吸血鬼獵人 K(夏帆飾)。與 K 同時搶奪愛實的山田(滿島真之介飾)則宣告在幾個小時之後世界就會毀滅,只有留在神秘的吸血鬼飯店之內,成為吸血鬼的奴隸,人類才能倖存下來。事實上,情節實在九唔搭八,要將這段劇情簡介寫出來我都有點害羞。

不過,某程度上它無礙「東京吸血鬼飯店」的可觀性——無論你當它是一部無劇情的 TV,還是有劇情的 AV,我猜園子溫本人都沒這樣分類過。經歷一段長時期的商業片套路沖刷,園子溫再度在其熟悉的 Pink Film 上找回自身味道,暴力與色情依舊不遺餘力的渲染,但對死亡、末日等一直在其作品出現的核心內容,解讀方式卻有了微妙的改變。

日劇「東京吸血鬼飯店」劇照

在過去幾年的滑坡中,儘管「我們都是超能者」是相當不堪的一部作品,但始終覺得它在園子溫創作系譜上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一個荒謬而不知所謂的的神秘組織,由擁有超能力的處男處女組成,而最大的任務就是要拯救即將毀滅的地球,Anyway,我都不記得故事中那個地球因乜解究即將毀滅了。觀眾可能會覺得故事設定無聊、牽強又騎呢,但此劇有趣之處,是園子溫打正旗號開始嘲弄過去作品中作為故事核心的各種死亡、邪教和末日想像(而且玩得如此爛),而說故事的方式也跟前作不同,從惡變善,從癲狂崩壞,變成嬉笑胡鬧。早期作品的幽暗、自悲和恐懼,都移師到一場神經質自慰當中。

「東京吸血鬼飯店」則是另一種末日想像變奏,故事的視點從以往作品中那些對人生感到絕望的自殺者,變成永生的吸血鬼,吸血鬼不就是對自殺者來說最荒誕的嘲笑嗎?「東京吸血鬼飯店」沒有劇情,只是營造了氣氛,而它散發出來的癲狂與幽暗,總是處於過量、滿瀉溢出的狀態,例如滿島真之介和夏帆極為誇張的肢體動作,懶神秘的末日預言,懶神秘的吸血鬼一族和吸血鬼飯店,還有富手麻妙和其他路人開罐頭一樣的尖叫聲。情節複雜,但無法明確理解,演技生硬,更似是刻意為之 Downgrade 到素人等級,使得「東京吸血鬼飯店」不能說是一部好看的作品,因為它甚至無法好好說一個完整的故事。所有元素都過分填塞在一集半小時的畫面中,就像把園子溫自己的喜好壓成濃縮液,還是那句,討厭的人會很討厭,喜歡的人則極喜歡。

電影「不是色情電影」劇照

而退一步說,要好好說一個故事,從來不需要園子溫這樣的人。事實上他在過去幾年的商業作品就試過了,由群星擔綱,劇情不過是友情與背叛的「新宿天鵝」居然還要開拍第二集,日本版古惑仔電影,是很好懂,但懂來做甚麼呢?其實當初日活的「羅曼色情電影」系列邀請園子溫參與,他本人是拒絕的。後來日活讓步,不用他拍鹹片,他才首肯。他本身就不想拍一部大家都想看的軟色情電影。比起「東京吸血鬼飯店」放手大幹一場的玩味經營,「不是色情電影」在細節上更標誌著園子溫的風格重臨和演變。作為一部讓他重新振作的奇片,到底他在拍甚麼呢?電影後半部分,當富手麻妙飾演的新人女演員再分不清真實與演戲,畫面的呈現隱約是有過去作品如「紀子之食桌」和「愛之剝脫」中女主角歇斯底里的影子,然而,骨子裡似乎更加恐怖。在「不是色情電影」中,自殺並不代表死亡,只是代表完了一場戲,你不能死,還有另一場戲要演。當末日和死亡在無限次重複後成為假象,末日和死亡都不存在了,就成為更絕望的末日想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