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有毒(下)—— 苯胺紫黑

A+A-
女性雜誌 Godey’s Lady’s Book 於 1880 刊登的美國時裝,紫色、紅色成為主調。 圖片來源:ctgpublishing.com

華衣美服不再為貴族所把持,鮮艷服飾普及化下,工廠為了控制生產成本,「劣質色彩」推陳出新。而現代的實驗室中,利用苯胺可以大批製造出更美的色調,這種風氣一發不可收拾,毒物百花齊放,除了砷綠色,由艷色到沉默的黑都有不同毒的典故。

美麗有毒的紫與紅

英國化學家威廉·珀金(William Henry Perkin)在 1856 年試圖想將燃燒剩下的煤泥合成奎寧(quinine)用作治療瘧疾,卻意外把衣服染成紫色,因而發明出染料苯胺紫(Mauveine)。自此,紫色衣物成了一時風尚,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其主編的雜誌 All the Year Round 中說道紫色是「豐富而純淨,拿來做甚麼都適合…… 能替女士毫無變化的朦朧雙眼增添光彩…… 柏金紫(Perkin’s purple),你是一種幸福又受青睞的顏色。」受到媒體追捧,紫色在整個 19 世紀大受歡迎。

由苯胺引伸出各種各樣的紫色及紅色,如紫紅色(mauve)、品紅色 (fuchsia)、珊瑚色(coralline),早期的苯胺顏色在染製過程中加入亞砷酸,令顏色更為鮮艷,砷又再出現,然而最後的成品並非能全洗掉,砷也會溶到染料工廠附近的水和泥土中。在法國一間工廠,就有製造品紅色的女性喝了有砷毒的井水而死亡。

往後化學家為實現流行的藍色或紅色,野心變得更大,令各界醫生、毒理學家極為憂慮。為了解損害健康的化學成分,毒理學家 Auguste Tardieu 及助理以珊瑚色進行實驗,他們用煮沸的酒精蒸餾出紅色溶液,分別注射到狗、兔子和青蛙體內,最後 3 隻動物都死了,研究人員注意到注射的溶液把兔子的肺部也染成鮮紅色,而從中所提取出來的染料,還可以再把一絞蠶絲線染成珊瑚色。

動物如此,更何況是人類,不少染坊工人因染料病倒,患上苯胺中毒症(Anilinism)。紐約大學醫學院教授 William Thompson 曾撰寫 The occupational diseases; their causation, symptoms,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一書,書中提及自己注意到從事染製業的工人,不少都患有呼吸系統疾病、皮膚過敏、貧血,還有紫紺(cyanosis,嘴角及四肢末梢呈現藍色),還有不少人罹患膀胱癌和睪丸癌。

然而不傷身的顏料從何而來呢?以紅色為例,傳統的紅色染料由植物如茜草根製成,更甚是由胭脂蟲等昆蟲製成,能防止蠹蟲之類的害蟲吃掉的羊毛,對皮膚安全,而又不會褪色,不過成本實在太高。1860 年代流行紅色條紋襪子,也令不少人苦不堪言。英國議會一名成員坐卧在家中沙發一整個月動彈不得,因為腳上起了疹。法國勒阿弗爾(Le Havre)有人買了由倫敦進口的紫紅條紋襪子,穿了 12 天後,腳和腳踝發炎起膿疱,加上呈紅色橫條紋狀的急性濕疹。事故發生後,其中一間公司取消超過 6,000 雙染色襪的訂單,改用傳統染料。不過,到了 19 世紀末 ,在健康專家的不斷告誡,以及關於染料的事故頻生下,艷麗色彩終於逐漸被摒棄。

奪命黑鞋油

供兒童及女士們所用的鞋油。 圖片來源:Boston Public Library/digitalcommonwealth

隨之而來是機器時代(Machine Age),男士認為黑色才是體面。雖然黑看起來相對安全,原來亦暗藏殺機。20 世紀前 30 年出現連續的硝基苯中毒事件,就是與黑鞋油有關。硝基苯(Nitrobenzene)是一種劇毒的化學物質,會氧化血液中的鐵質,令血液變成鐵灰色,嘴唇則會呈現一種特殊的暗黑莓色。

時人為了節儉,淺色鞋子髒得沒法穿的時候,就會刷上黑鞋油,染成黑色即可,美國稱之為法式加工。但這些黑色染料溶劑有可能是用來合成苯胺的硝基苯,塗上鞋面揮發後可以產生致命氣體,亦有可能被腳部皮膚吸收。法國神經學家 Landouzy 及病理學家 Paul Brouardel 在 1900 年詳細寫下一則病例,一個家庭中 7 個孩子有 6 個因穿著剛染過的鞋子而中毒,一家人到海灘,先是 3 歲的孩子嘴唇發青,摔倒在地上,然後幾兄弟姊妹相繼出現同樣徵狀,案例激起大眾與醫學界的關注,亦相繼出現了許多類似的事故。

這種黑更可奪命。1904 年美國俄亥俄州有一名 22 歲的男推銷員因不太滿意新買鞋子的淺色鞋身,就用黑鞋油把它染成黑色,他沒待染料乾透,就急着穿上鞋子去舞會,舞會後與朋友上咖啡館。吃喝過後,感到頭暈想吐,朋友起初只是以為他喝醉了,請醫生來看時已經返魂乏術。推銷員並不知道鞋油含有苯胺染料的一種成分 —— 硝基苯。毒物學家艾麗斯(Alice Hamilton)的研究指出,硝基苯的作用「因為酒精飲品而大為提高」,在咖啡廳所喝的啤酒與鞋油製造出致命化學混合物。

致命事件起不了殺雞儆猴的作用,20 年後,密芝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4 名學生再次因黑色鞋子的硝基苯而中毒,有學生更要輸血才可活命。直到 1927 年,芝加哥衛生部才全面禁用含有毒溶劑的皮革染料,亦要求產品必須貼上標示,說明鞋子凡經染製,要置於通風處,乾透才可以穿著,而染料不能用於帆布、緞面等布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