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懂形容氣味?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如果要你形容氣味,除了香和臭,還能用甚麼字詞表述?人類的嗅覺不怎麼靈敏,因而有些需要用上嗅覺的任務,我們會依靠其他動物幫助,如緝毒犬和搜尋黑松露的豬。視覺上,人類有豐富的語言來形容事物形態和顏色,與命名氣味差一大截。人類學家懷疑這是靈長類大腦,權衡視覺處理能力和嗅覺利益的結果。

但最近刊登在「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的研究,結果顯示有些人之所以不精於分辨或描述氣味,是在於這些字詞對於說話者的重要性。由於氣味對大多數人來說都不重要,結果大多數語言對他們來說都沒有描述氣味的抽象詞彙。

研究作者包括來自荷蘭奈梅亨大學的 Asifa Majid 及瑞典隆德大學的 Nicole Kruspe。Asifa Majid 先前的研究已發現,住在馬來西亞的狩獵採集者嘉海族(Jahai),在氣味的命名方面非常出色。她們比較了嘉海族人和一班美國受驗者的顏色和氣味命名能力,美國人在談到顏色的時候一般都會使用共同的描述,但是當把名字命名為氣味,情況便不一樣。例如,當 Majid 介紹肉桂的時候,美國受驗者會把它形容為甜、辣、酒味、糖、可食用和花香。當提供嬰兒爽生粉時,他們會描述是香草、蠟、嬰兒油、衛生紙、牙醫辦公室、洗手液、玫瑰和泡泡糖。相反,嘉海族人在氣味和顏色的答案頗為一致。

Majid 解釋,這可能是因為嘉海語本身便有十多個字是用於描述不同種類的抽象氣味。所謂抽象概念,相當一般語言描述某特特質的色彩為紅色,藍色,黑色和白色等顏色詞。例如嘉海語使用「cŋεs」這個詞來描述刺激性氣味,如汽油,煙霧和各種昆蟲有關的氣味,而「plʔeŋ」則用來描述血腥、魚腥和肉類的氣味。根據 Majid 的說法,英語裡只有「musky(霉味)」才有這樣描述,而不用類比方法描述(如香蕉味,醋栗香,甚至泥土香,都屬於某種類比)。

為了測試某個人的生活方式對於使用抽象詞彙來說是多麼的重要,這次兩位研究作者檢視了馬來半島其他兩個群體如何使用顏色和氣味的術語,包括以打獵為生的 Semaq Beri 族,以及種植水稻的 Semelai 族。值得留意的是,雖然這兩個民族以不同的方式生活,但他們的語言是密切相關的,並且都生活在熱帶雨林中。

研究作者邀請了 20 名  Semaq Beri 族人和 21 名 Semelai 族人隨機提出氣味和顏色。顏色印在 80 張不同的色卡上,氣味則留在 16 枝不同的棍棒上,例如有些棍棒被塗上了像皮革、橙、魚馚大蒜和松節油這樣的氣味。

他們發現,Semaq Beri 族人在 86% 的時間內使用抽象的氣味來描述氣味,與描述顏色的 80% 差不遠。Semelai 也以相似比率使用了抽象的顏色描述(78%)。但是當描述氣味的時候,他們只有 44% 的時間使用抽象描述,而另外 56% 的時間則採用「香蕉」和「巧克力」等類比。而且,正如 Majid 博士之前對嘉海族人的研究一樣,Semaq Beri 族人比 Semelai 族人更傾向使用一致的氣味描述。

兩位研究作者認為,生活方式比某種特定的語言,更影響使用抽象氣味名稱的習慣。她們推測,Semaq Beri 族人以守獵和收集森林食物為生,比農業更有需要使用嗅覺,因而有更多的抽象氣味描述。

因此,閣下如若不精於描述氣味,有鼻有口卻難言,也許是你的生活模式使然。但即使生活在都市中,總有機會品嘗不同的佳餚美酒,味道除了用「口感」,氣味除了用「香臭」,還有「腥」、「膻」、「焦」等字詞可供使用,使用類比也無不可,花香、果香、木香、草香等。味道方面亦同理,正如「雞有雞味,魚有魚味」,為感覺命名,只為傳情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