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軍隊生存之道 101 —— 不要得罪卡啦沙展

A+A-
Elizabeth Thompson 所畫的著名軍事油畫 The 28th Regiment at Quatre Bras,描繪英國士兵於滑鐵盧戰役組成方陣,對抗法國騎兵衝刺。 圖片來源: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我在軍隊領悟到的第一個生存之道,就是不要得罪卡啦沙展(Colour Sergeant,意譯為軍旗士官,當年華籍英軍則尊稱為「特級上士」)。這個道理適用於下至普通大兵、上至排級指揮官。軍旗士官的軍階是比沙展(即上士)再高一級,准尉再低一級。

軍旗士官(Colour Sergeant)是英國陸軍步兵部隊的獨有叫法,其他部隊(例如憲兵部隊)則稱該階級為 Staff Sergeant。這個特點是有歷史原因的:在大英帝國年代(17 至 19 世紀的英國),當時槍械技術並不成熟,而且裝彈非常困難,為了讓士兵可以發揮最有效火力,陸軍打仗主要使用戰列步兵(Line Infantry)戰術。士兵在山頭田野一字排開,戰線極長,溝通和指揮都非常困難。軍旗的作用是為了在戰場定位及方便召集士兵,指揮官如要向士兵發放指令例如前進、裝彈,主要是靠鼓聲及吹軍笛、軍號或風笛。而兩軍交戰的時候,相方軍旗的位置就即時顯示了戰況的優劣:軍旗會一直跟住部隊前進,如果軍旗向後走則代表戰線就快崩潰,士氣必然大受打擊,士兵見狀定必爭相逃命。所以軍旗只能向前,而保護軍旗的重任就落在戰場經驗最豐富的沙展身上(註)。但並非所有沙展都能當此大任,只有沙展當中最優秀、聲望最高的才有資格成為軍旗士官。

Colour Sergeant 是英國陸軍步兵部隊的獨有叫法。 圖片來源:Soldiery: British Army Portraits

雖然在現代戰場打仗已經不需要再高舉軍旗,但軍旗士官依然被委以重任,擔當前線排級指揮或副指揮、訓練、嚴整紀律等角色。要成為軍旗士官必須有至少 12 年從軍經驗,而且必定已經取得步操教官、槍械教官等各項專業資格。一些初級指揮官作決定之前,都不得不諮詢軍旗士官的意見,因為一個專業的紀律團隊不會斷言:「阿 Sir 做嘢唔使你教。」一些軍旗士官在部隊會被委任為主訓練官(PSI),監督整個訓練周期,職權比一些初級軍官更大。(軍隊的軍階一級一級層層遞進,非常容易明白,但職權就相對複雜。因為除了軍階,軍隊裡有不同委任職位 “appointment”,所以就算同一個軍階亦不等於有相同職權。)

我在訓練的時候,最怕遇上部隊的軍旗士官,因為對方必定粗口橫飛以及諸多挑剔。有一次我在受檢閱的時候,因為皮靴鞋帶之間的坑紋刷不乾淨而被罰;另一次有同袍在填寫文件時,將姓氏一行填了全名,即時被軍旗士官用強烈語氣質疑他智力是否低於常人。在場的另一軍官見狀,即時打圓場地話:「不要惹怒軍旗士官是在軍隊的基本生存之道。(Don’t piss off the Colour Sergeant is Survival 101. )」

註:有一說法為因為軍官騎馬,所以由軍旗士官領旗;亦有一說法為由年資最淺的初級軍官領旗,軍旗士官負責拼死保護軍旗。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小灰 軍旅征途

香港出生長大,見證香港人冠絕東方,義勇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