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食人文化

A+A-
電影「沉默的殺機(Hannibal)」劇照。

「如果命運能選擇……」

當年電視劇「天與地」的開首便爆出「人食人」的情節,及伴隨而來的道德爭議。除了這些哲學討論外,每次講到食人就會聯想到「沉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及 Hannibal Lecter。不過,食人文化其實有著不同的定義。而在探討這個特別的文化時,每個人都會問到底人肉是甚麼味?質感如何?當然,一般我們都不會覺得有人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直到最近。

2016 年 7 月 10 日,一名化名 Shiny 的人邀請了他最要好的 10 名朋友去他家享用一個非常特別的早午餐(brunch)。事緣,較早前 Shiny 因為一場電單車交通意外,令他其中一隻腳永遠都不能再走路因而要截肢。當醫生詢問他的意願時,他只要求他可以在手術後自己保存這殘肢。當天的菜式很豐富,而主菜是墨西哥菜肉卷餅(fajita taco)。這主菜的特色是用來做卷餅的肉正是來自 Shiny 的肢體。因此參與此盛宴的座上客,全都明刀明槍的「食人(肉)」!

Shiny 烹調自己斷肢的肉宴客。 圖片來源:IncrediblyShinyShart/imgur

我們在聽民間的一些故事,都會聽過有人會選擇於重病時使用身上的肉做藥引。而在歐洲的歷史上,食人的案例已經有幾百年,當中的參加者不乏皇族及平民。特別是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末端,德國、英國、意大利及法國都有相當的紀錄,他們都會喝人血、塗上人的脂肪、吃人肉或用人骨做一些儀式,這種種都只有一個目的 —— 治療!

今天我們要不視屍體為一樣神聖的物件,要不就對它敬而遠之,但在古時卻覺得它是一種帶有神秘力量的物件。很多的所謂藥用配方都加了人體的元素,如把血凝固磨成粉末可以幫忙止血,用脂肪塗在瘀血上可以幫忙散瘀,頭骨可以幫忙緩解偏頭痛或頭暈等症狀。最搞笑的是,病人及醫生都會覺得這些「材料」的源頭最好是死得愈暴力、愈殘忍愈好。

頭骨,是另外一項以其治癒能力著名的商品。17 世紀的一位英國醫師 John French 提供了至少兩款以頭顱骨蒸餾出來的酒,他指出這些酒可以治療痛風、頭暈等症,更有配方主治癲癇、某幾種心臟病等。其後,英國皇帝查理二世,更在自己的實驗室把頭骨蒸餾及磨成粉,命名為「皇帝之滴(The King’s drop)」。這個必須配以酒或巧克力服食。當時的皇室人員,幾乎覺得這是神丹,亦會在流鼻血是把它塞到鼻裡止血。

這頓「食人宴」賓客最後的食評是:肉質很像水牛肉,或是比較韌的牛肉,很有「咬口」!Shiny 覺得整個體驗令他覺得異常安心。在截肢手術後,他覺得難受,覺得人生失去了方向。手術前他是一個平步青雲的中產白人,身邊很多事及所擁有的都隨手可得,從不感激周邊的人及自己的生命。截肢後,心態隨之而改變。他對截斷的小腿充滿感激之心,這心態的轉變令他變得開懷,甚至覺得玩弄自己的截肢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或許,面對這些不安及不確定的事,如死亡,就是克服恐懼的最好辦法。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