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新手追求輕鬆的勝利,老手更享受反敗為勝

A+A-
電影「嚦咕嚦咕新年財」劇照。

很多桌遊是有開始時抽牌的機制。但這種機制的隨機性,引致了一開始時的競爭優勢不公,例如「農家樂」,好的手牌和爛的手牌,難度會差很遠;又例如「軸心與同盟」,你第一回合的戰鬥結果,很影響之後的發展,如果差不多打到全軍盡墨,之後都會很艱難。

抽到不好的手牌,就像投胎投得不好,會讓很多玩者很沮喪,甚至無心遊玩,如果一個遊戲中有人玩得不認真,其他人也會感到無趣,這種情況是很常見的事。那是因為這樣玩必然是事倍功半的,無法輕鬆獲勝。

新手比較傾向有這樣的想法,這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抗性質的桌遊,本來就是競技。樂趣自然是來自人類對勝利的渴求,賭注則是失敗時的遺憾與失落,當樂趣純粹源自勝利時,就會在意取得勝利的難度,希望有更高的勝率。

但是隨著遊戲的經驗增加,慢慢會對勝利這件事,產生一定程度的麻木,那並不是說不再追求勝利,或者是對勝利沒有感覺,而是對「單純的勝利」沒有感覺。

就像打架打贏小孩子,打機電爆初學者,這些勝利都是輕鬆的。頭幾次也許你還是會因為勝利而開心,之後?之後你只覺得沉悶甚至辛苦,因為你在一開始就很確定能打贏他,差不多沒有隨機性,之後的遊戲過程只是實現的過程,沒有任何新奇的事物,沒有任何驚喜,甚至為了他那些明顯錯誤的玩法而感到焦躁,遊戲變成這樣,就從競技退化為陪太子讀書。不僅不是娛樂更是虛耗時間的工作。

去到有這種感覺時,你就會追求較強的玩者,而不太想和初學者玩,這可不是看不起人,就是競技的樂趣不可能建立在實力差距太大之上。但是如果真的現場的人差距太大的話,那麼該怎樣辦呢?那是有一個很好的方法,那就是玩「殘局」。

例如有抽牌機制的遊戲,抽到一手爛牌的人,可以直接認輸,然後問玩得最強的玩家,有沒有興趣打這副牌。老手的話,是很可能會同意的,因為對他而言,怎樣抽一副爛牌然後發揮到最好,甚至打贏,反而比純粹的勝利更有樂趣。那實力強的玩家,通常很少讓自己陷入困境,故此困境反而有新鮮感。

甚至像「軸心與同盟」這種遊戲,強手跟弱手打,打到一半,弱手覺得敗局已成的時候,可以跟對手說,我投降,你看有沒有方法反敗為勝?那對手就會有機會從你的敗局中,努力找出一絲取勝的機會,然後他發現了,就交換來玩,這樣對雙方而言都有樂趣,又不需要拉近差距。繼承強手半局的玩者較輕鬆,形成了對本來玩者的挑戰。

這樣的做法,可以讓新手與老手混合,也玩得盡興,大家各取所需,又不需要用 nerf 這種改規則的方式破壞遊戲機制。這樣大家找人玩也比較方便。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