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機動警察 —— 公安武警穿著絕情裝甲當戰袍

A+A-
「機動警察」雖然有機械人,本質上卻是以警察的日常生活為故事主軸,當中不同角色以不同原因加入警隊,處理案件時亦風格各異;圖為「機動警察」真人版劇照。

機動警察」這作品雖然有機械人,本質上卻是以警察的日常生活為故事主軸。從生活的細節中,把警察從面目含糊只會聽從命令的紀律部隊,還原為人類,嚴格來說就是一群公務員的趣劇。

所以警隊會是些甚麼人呢?甚麼人都有,你可以在故事中,粗略分出幾類人。最沒有談論價值的,是像南雲隊長那一種,一看就知道是盡忠職守的精英官僚,或者像剃刀後藤那種「世外高人」,以及「我喜歡養狗所以把機械人當警犬養」的泉野明。那種人像課本中跳出來,崇高勤勞、保衛市民的理想警察,這種「因為我的志願是警察而當警察」的人,非常罕見,是最不反映現實的。

以上都是理想的模範,自然不太現實,比較現實的警察是怎樣呢?就是平凡人。

平凡人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純粹為錢為穩定,加入警隊只因為這是自己做得到的公務員,故事裡的進士幹泰與山崎巡查就是這類。

「機動警察」真人版宣傳海報。

雖然身材算高大強壯,不過他們反而是小男人,會做好職務但重視的還是家庭生活,當警察只是為了穩定。這種人在衝突中多數求安全,根本不會想要受傷,就算他有裝備和能力打敗敵人,可是如果敵人跟他認真起來,想要攻擊他,他都會不顧一切先後退,因為工作不值得自己受傷或惹麻煩。所以你見有些警察,明明身上都是裝備,可是市民一衝過去他們就後退了,因為他們很清楚打份工只是搵食,為了家庭生活而已。

那麼第二種平凡人是甚麼呢?就是不那麼成熟的人,我說的就是故事裡的太田巡查。

他是個怎樣的人呢?脾氣差,情緒不穩定,動不動就想用暴力解決問題。不是不努力熱心,不是沒有正義感,可是視野狹窄,不夠謙虛,崇拜權威與暴力,自視過高。對於犯罪者又好,公民抗命的市民又好,都是視之為妨礙工作的敵人,只要手裡有槍,就動不動想要開槍。

說白的,他以為他在鎮壓暴徒,但在別人眼中他只是個受薪的暴徒,因為他並沒有耐心與智慧,沒有想清楚怎樣才是保衛市民,也沒有分清楚是非黑白,只是被自己的情緒控制。沒有人說他不努力工作,只是故事也反映了,這種做人態度,不僅不是維持治安,反而是破壞和平。

太田功這角色,在故事中只是個甘草丑角,負責闖禍與破壞,令故事多了很多諧趣。只因為日本是個和平的國家,他所處時代的政府也不太暴烈。可是如果太田功在一個專制政府下當警察,而沒有那麼多理性的警察壓住他呢?那就沒有那麼好笑了。他可以為了不合理的法律向被壓迫的人開槍,只因為他相信這就是正義,而且他應該對一切違法的人這樣做。

再想想,現實中這樣的人不會少。

穿上了制服,就覺得自己比別人高了一級;拿到了槍,就覺得自己有權行使暴力;有法律做後盾,就覺得自己代表了正義。抱著這種心態去當差,失去了對市民的同理心的話,就不再是守衛市民的警察,而只是協助官僚統治社會的公安武警了。

作者很有意思,在後來的真人版中,他不當警察後,就因為暴力事件而坐牢了。沒有了法律的背書,沒有了制服,沒有了槍,就真的是犯罪者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