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作者:這是民主的艱難時刻

A+A-
8 月 8 日,黎巴嫩英語報章 The Daily Star 的特刊,自刊全版廣告抗議當地「日益惡化的局勢」,寄望能喚起讀者的警惕。 圖片來源:JOSEPH EID/AFP/Getty Images

不只香港,近年西方亦見網絡充斥假新聞,助長民粹主義崛起。這些都不禁令人憂慮,自由民主制會否「壽終正寢」。著有「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 20 堂課( 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耶魯大學歷史系教授 Timothy Snyder 上月接受「德國之聲」訪問,就不諱言道:「這是民主的艱難時刻。」

在 Snyder 眼中,民主未亡卻正在「腐朽(decay)」。「當代政治面臨的巨大問題和挑戰是,我們全都活在永久的當下。這種狀態下,民主沒有意義,因為它涉及回望過去來為當下做決定,然後影響未來。」他相信若要民主成功運作,我們需要確保社會擁有教育和媒體政策,來讓人們活在一個時間向前流動的世界。「這些是民主的先決條件,所以我不認為民主已死,而是陷入艱難的局面。」

對於法國歷史學家 Emile Chabal 建議別用「民粹主義」一詞,指其含有太多意味,Snyder 亦同意。「我們所指的民粹主義者,都有以下共通點 —— 他們否認氣候變化、較敵對派別多用數碼手段並常獲外國援助、以及否認真實性,傾向把問題推向質疑現實世界是否存在,或事實是否重要。」他認為很多被指為民粹主義者的人,其實只是代表外國寡頭、又或是美國或俄羅斯能源企業的利益。

「另一點令他們團結的是,沒有人對未來有概念。他們全都試圖把我們留在屬於『我們和他們』這個永久的當下,移民或中國人、墨西哥人或猶太人、同性總者或任何永恆的敵人,令我們身處一種週期性的政治。所以我不認為民粹主義是最好的命名。」Snyder 更批評,人們常把挑戰現狀的人形容為「民粹主義者」。「我認為這站不住腳,所以不希望任何挑戰現狀的人都被冠以負名。」

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有很多人正試圖在破壞法治的意義上撤銷現狀,以及撤銷民主程序,甚至更重要的也許是撤銷事實。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但如今世界愈加複雜,我們如何從中尋求真理?Snyder 認為方法有二:「第一是道德。你要站在道德的位置,表示真理值得追尋,並指出那些追尋真理的專業人士是好的專業人士。」他表示,即便我們永遠無法得到完美的真理,正如我們永遠無法得到完美的健康,追求它仍是一件美事。「而當專業人士求真,尤其是調查報道的記者,都是在行好事。」不過 Snyder 強調,求真必須依靠道德。

「因為若不依循道德,立刻就會退回『你有你的意見、我有我的意見、那我們就各持己見好了』的狀態,也就是現時西方的主流模式。」他指左翼需要為此負上某些責任,而一旦陷入這種狀態,就難有民主。「因為『事實』讓我們可以說,『你關心潔淨食水多一點,我關心文化延續多一點,但我們都認同教堂下的水受到污染』。假如我們不能認同這件事,拿著不同的事實,就不能一起行動。那就沒有公民社會,沒有民主。」

Snyder 提出的另一個方法是,必須有公共政策以支援尋求真相的人。「虛構是免費的,真相則有成本,而後者是好的,就像潔淨的水、空氣或能源一樣。假如那是公物,你就要制訂政策支援公物,無論是資助公共廣播機構,或是創造公眾互聯網。又或是資助調查報道,甚至搞亂演算法,以便實際的調查報道更具優勢。」他強調:

你必須有公共政策,把事實放在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