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石化」屍體

A+A-
透過皂化,被屍蠟包裹的「肥皂人(Soapman)」。 圖片來源:The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Flickr

這次要說的是一個有關骸骨變成石頭的故事。

在 1850 年代,美國西岸西雅圖一帶,女船員 Mary Ann Boyer 隨船隊到阿拉斯加。據說,在航海途中,船長因為「頂唔順」Mary Ann 極度囉嗦及不停抱怨,最後在湯森港(Port Townsend)遺下她,讓她自生自滅。她因而自力更生,抵達西雅圖的一座小村落,更經營了當地第一間旅館 Felker House 直至離世。之後不知道何故,其遺骸被挖掘出來,負責挖掘的工人赫然發現,Mary Ann 的骸骨竟變成了石頭!

至少,傳說是這樣。

Mary Ann 的確是一個曾經存在的人物,在西雅圖的古舊人口調查資料亦有紀錄。而在 1868 年,更有一張在 Felker House 露台拍攝的照片,裡面有一名嬌小的女士,可能就是 Mary Ann 本人。亦有歷史學家說 Felker House 是一所妓院而不是酒店,不過因為在 1889 年被大火燒毀而無從得知。相傳她被葬在西雅圖的 Lake View Cemetery,墳墓就在大路的旁邊,因為當時搬運工人的能力有限,只能將已經石化的屍體抬到這裡。按照傳說,Mary Ann 會放一堆石頭在圍裙的口袋裡面,讓她可以隨時在發怒時向周邊的人丟石頭,更傳她可以分別以五種語言 —— 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中文及部分德文瘋狂罵髒話,因此冠上了 Mother Damnable 這個暱稱。

按照 1884 年有份挖掘的挖墳工人 Oliver Shorey 指出,當挖起 Mary Ann 時,已感覺到棺材特別重,需要用到 6 名工人來搬運,推斷其超過 400 磅。而在移除了棺木蓋後,更發現她已經「石化」,整個身體依然完整,耳朵、手指甲、頭髮等亦齊全,只是臉部特徵等全部消失。他們更形容 Mary Ann 身體像被蓋上一層黑色的塵,當清理過後,就看到如雲石般的石化屍體。

按照描述,Mary Ann 是否真的被石化?

首先,她從離世到被挖起,經歷了 11 年的光景。按照記錄及挖墳工人的資料,安葬她的墳場經常水浸,不停轉變的濕度、土壤不斷干擾其屍體的腐爛過程。而以 Oliver 的描述看來,Mary Ann 的屍體很大機會是被我們俗稱為「屍蠟(grave wax)」的物質所包裹,因而看上來像石頭。

屍蠟,可以說是腐化過程的製成品。它把屍體(或人體)體內的脂肪透過皂化(saponification)轉化成為肥皂般「滑潺潺」的物質。具體而言,屍蠟只能於一個溫暖、濕潤、鹼性的環境下,在脂肪接觸到厭氧性(anaerobic)細菌時,所引發的化學作用中產生。這種特定的環境不是在泥土裡,就是水裡。至於這幾個養分的比例,甚至誘發皂化作用的成因,目前尚在研究階段。屍蠟在初製成時偏軟,顏色較灰且感覺油膩。而隨著時間遞增,它會乾硬起來,並且比較脆,容易有裂痕。皂化作用產生的屍蠟會完整的包裹屍體,使其變成肥皂做的木乃伊!它隔絕了空氣等加速屍體腐化的條件,因此能夠完整保存屍體,亦因墳場經常水浸,造就此特有的條件,使屍體皂化。

即使 Mary Ann 是一個讓人討厭的女人,也不能以科學解釋人們覺得其屍體已石化的原因。當然有人流傳這是她屢作惡行的報應。不過,正因為這個傳說,令 Mary Ann Boyer 的經歷及事蹟一直流傳至今。但願她的肉身已經在泥土下慢慢腐爛,真正安息。

除非,她真的變成了石頭。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