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偽證破解家 —— 精湛的本格派基本步,死板的演繹

A+A-
日本推理劇「偽證破解家」改編自大山誠一郎的原著小說,並由濱邊美波主演,劇集本身相當值得期待;圖為劇照。

作為一個推理小說迷,每季日劇總是特別期待那一兩部推理劇。要數今季最期待作品,應該離不開濱邊美波主演的「偽證破解家」,無論是女主角人選還是原作者,都可謂時令之選。大山誠一郎的原著小說,其實去年就擊敗了東野圭吾和有栖川有栖等推理名家的新作,獲得「本格 Mystery Best 10」首位,自然急不及待改編成日劇。擅於運用本格派經典元素、筆法偏近輕小說的大山誠一郎,前作「密室收藏家」早就拿過 2013 年的「本格 Mystery 大賞」,是日本近年本格派推理的代表作家。作品主打年輕觀眾,配合女主角濱邊美波的少女形象,電視劇本身相當值得期待。

然而,看了幾集,頗為令人意外地失望,甚至看得昏昏欲睡。每集一案的單元故事,確實採用了傳統的本格派固定佈局,圍繞偵探劇場的經典設定「不在場證明」而鋪展一連串謎題:命案發生,發現疑犯有著無法推翻的不在場證明,逞強膚淺的刑警(成田凌飾)急忙提出牽強的錯誤推理,但聰明絕頂而且是神級推理迷的女主角(濱邊美波飾)象徵式收取 5,000 日元報酬,悄悄將真相告訴廢柴警探(安田顯飾),讓他裝模作樣,像個名偵探一樣現身說法,推翻不在場證明,還原真相,揭露誰是真兇。

回歸傳統並不是不好,而且難度必然更高。儘管「偽證破解家」劇情不算十分驚險奇幻,佈局略嫌未夠 Mystery(Mystery 是本格推理的其中一個關鍵詞,奠基作家島田莊司曾認為一部出色的本格推理作品,應該兼顧嚴謹的推理及 Mystery 元素,即天馬行空的懸疑佈局),但作品不負所望,解謎部分寫得相當不俗,推理過程背後有實質線索可尋,不是全憑濱邊美波的天才推斷說了就算,亦不需要說得天花龍鳳或引用複雜高端的鑑證過程,簡單、無可反駁,言之成理,只是劇中其他角色和觀眾沒有發現,不愧為一部著重解謎拆局,條理分明的本格推理作品。

「偽證破解家」回歸精湛的基本步,故事走向忠於本格派作風,實屬難得。問題是,改編成電視劇的拍攝手法太過死板,形式確是本格派的基礎,但過度形式化是一部電視劇的致命傷,懸疑氣氛經營不足,重複而生硬的固定台詞太多,結果還未讓觀眾感到案情棘手,就已經進入解謎部分,照讀對白,變成一部徒具形式而不特別精彩的作品,浪費了原著本身簡潔紮實的謎題設計。

劇中三位演員欠缺交流,毫無火花,有形無神,使劇集內容變得形式化;圖為劇照。

當然,演員之間亦同樣欠缺默契,劇中三位主角明顯沒甚麼交流,同場演出都只是各自做回自己的角色,明明角色關係密切曖昧,卻顯得極為疏遠,只用誇張扁平的演繹充撐場面,令形式化的問題更為明顯。個人認為,本格推理小說本就撇除了一些社會和歷史脈絡,集中於作者如何經營推理佈局與拆解方式,很容易變成呆板、缺乏人性描寫的解謎遊戲,因此,角色之間的互動相當重要,像有栖川有栖筆下的犯罪學家火村英生和他自己(作家本人就是這個系列的敘事者),像島田莊司筆下的名偵探御手洗潔和同居室友石岡和己,骨幹角色的互動關係,往往是本格推理作品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日劇版「偽證破解家」卻明顯看出三位主角之間毫無火花,因此變成一部有形無神,見面不如聞名的雞肋作品。

同季另一部小品本格推理劇「午餐聯誼偵探」劇照。

相比之下,同季另一部小品本格推理劇,反而趣味更濃 —— 由山本美月和特林德爾玲奈(トリンドル玲奈)雙主演,改編自推理小說家水生大海同名原著的「午餐聯誼偵探」。水生大海跟大山誠一郎都是日本本格推理作家協會的成員,筆法同樣走本格派路線,只是名氣略遜於對方,不過,有別於「偽證破解家」銳意回歸傳統佈局,「午餐聯誼偵探」則是混合美食、戀愛與偵探元素的非正統推理作品:兩個辦公室美女,不時與新相識的男生聯誼聚餐,一邊享受美食一邊調情試探,阿久津麗子(特林德爾玲奈飾)滿心期待擒獲好男人,但天野唯香(山本美月飾)則對男人沒有興趣,反而對他們閒聊時提到的怪奇經歷興致勃勃,兩眼發直一直追問下去,「腦補」置身於偵探劇場,然後拆解箇中謎團。

節奏輕快的單元故事,圍繞著一眾非常細碎的懸疑事件(甚至稱不上案件),為何有美貌少婦逢週五來購買大量便盒?為何員工宿舍深夜會有不明電話響起?輕鬆之餘,謎題顯然沒有「偽證破解家」寫得那麼精細,卻勝在角色之間互動有趣,兩個女主角同樣是一個觀察力高、一個不動腦筋的天才與白痴組合,聯誼過程歡樂幽默,還真的模仿美食劇般每集換上不同美食作點綴,繼而大煞風景地揭露真相怪奇事件的真相。

雖說是混合型的不純正推理作品,但其實這種故事佈局正是採用本格派傳統手法之一的「安樂椅偵探(Armchair Detective)」,即是破案人完全不需要到案發現場,不需要接觸死者、挖掘線索,只憑遙遠地聽來的第二、三手資料,就能夠推理出全盤案情,解開疑案。近代本格派領軍作家東川篤哉的「推理要在晚餐後」正是一例(原著改編成北川景子主演的日劇之後更是聲名大噪),觀乎故事佈局,相信亦是「午餐聯誼偵探」 的重要參考對象。還記得島田莊司在他的代表作「御手洗潔系列」亦曾經寫過一部「螺絲人」,同樣是以「安樂椅偵探」形式為題材的作品,但當然寫得更為嚴謹及奇情 Mystery,佈局恢宏,於今日輕小說推理作品當道的世代已不常見。

置身疫病爆發的動盪時期,而當紅的日劇推理作品又不耐看,或是一個躲在家裡重新翻看各大派別推理名著的好日子。提到日本本格推理,除了島田莊司,書架上其實還有綾辻行人的「館系列」。可惜近年已不見這位前輩發表新作,已被眾聲喧嘩的後浪淹沒,還是苦心造詣,正待磨出一部超越「殺人十角館」和「殺人時計館」的新作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