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能夠捱餓,不能沒酒

A+A-
受疫症影響,牛津店舖客量大減,大量減價及優惠下也只有一小撮人惠顧。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對全球各行各業都有著重大影響,但此疫症對英國兩大大學名城又產生何等的變化呢?

英國劍橋與牛津一向都是國內同胞的旅遊熱點,但在武漢肺炎的陰影下,現在基本上除了在劍牛唸書的內地學生外,幾乎完全看不到內地人的蹤跡。以往,內地遊客及來牛津讀語言學校的年青人,常常坐滿著名且價格不菲的餐廳,又會在各大名店購物。但在過去的兩三個月,在沒有這些「熟客」的支持下,這些店舖的客量大幅下跌,大量減價及優惠下也只有一小撮人惠顧。以前我經常在街上聽到不同口音、聲量又大的普通話,現在基本上連一個同胞也見不到。

由二月中開始,我有時會戴口罩上街,以防萬一。有三次我在街上被自稱是便衣警員的外國人截停,他們都告訴我戴口罩違犯了英國法律,要即時罰款 200 鎊。我心想,竟然會有一些如此低級及可恥的行騙手法,你真的以為我是第一次來英國的遊客嗎?

由於這三次經歷都在白天充滿人群的街道上發生,我一點也不怕他們。頭兩次我也是裝作聽不懂英語,耍手擰頭,十多秒後,那兩個「警員」便沒趣的走開。第三次遇到這些騙徒煩人的行為時,我用標準英國腔英語要求他們出示證明文件及質問他們此「法律」的來龍去脈,騙徒竟然不斷向我道歉,然後急急逃得無影無蹤。

牛津各大超市每天也差不多被搶購一空,由罐頭到薯片零食、水果蔬菜、清潔用品,以至各式各樣的文具也常常缺貨。不過,最受歡迎的貨品非酒精莫屬,紅酒、白酒、啤酒、威士忌、白蘭地及伏特加的貨架空空如也。英國同學們告訴我,他們能夠捱餓,但絕不能在無酒精的環境下生存;亦有同學告訴我,在疫症當下,喝酒能解愁及令他們高興起來,也可用酒精來消毒雙手,一舉兩得,我聽後總是無言以對……

超市沒有足夠的貨品滿足需求,不少學生都選擇用 Amazon 訂購日用品及消毒用品。不過,在市場經濟下,大量 Amazon 零售商也趁機大幅加價,在一月仍分別定價 1 英鎊及 15 英鎊的洗手液及一盒口罩,現時已被炒貴 8 至 10 倍不等,而搓手液、濕紙巾及廁紙基本上也賣光。沒有及早準備的學生現在都焦急萬分,嚴重波及他們工作及溫習的情緒。

連續幾天,我在牛津街上都看見很多乞丐。以往他們都是向路人索取零錢,希望能找兩餐溫飽;現在,在英國政府不斷要求民眾清潔雙手的氛圍下,這些乞丐都不約而同地在乞求搓手液及肥皂……

唉,時代真的轉變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Percy Leung 是一名英國歷史學者和指揮,曾就讀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和杜倫大學,現為聖安德魯斯大學博士研究生,特別喜歡曼聯、保守黨和炸魚薯條。

Percy Leung is a British historian and conductor. He studied at Cambridge, Oxford and Durham Universities, and is now a doctoral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Percy is particularly fond of Manchester United, the Conservative Party and Fish & Chi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