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貴族藝術學校撤出香港,與你何干?

A+A-
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宣佈將於本年 6 月停辦香港分校。 圖片來源:SCAD Hong Kong/Facebook

本月中,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SCAD)宣佈將於本年 6 月停辦香港分校,市民才驚覺原來香港一直有間貴族藝術學校座落在石硤尾舊區之中。除了莘莘學子前途未明,大眾亦關心學院校舍的未來去向。

SCAD 校舍的前身,是屬於本港二級歷史建築的北九龍裁判法院。2009 年,活化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宣佈,該法院將成為 SCAD 的首間亞洲分校。當年有份參與競逐租用權的還有其他本地組織,包括粵劇龍頭八和會館等。

本地文化研究權威朱耀偉教授在著作「繾綣香港」(2012)中提到,一心在香港推動粵劇發展的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女士,在得知消息後表示非常心痛(原句:我好想喊!)。汪女士認為,北九龍裁判法院的活化計劃收到 21 份申請,但最終由外國大財團勝出,令她不得不質疑政府扶植本土文化的決心(詳情見書中第 5 章)。事實上,香港政府對於本地古蹟文物的保育,一直受到學者及民間團體批評。

97 主權移交以後,特區政府推出一系列的「去殖民化」的政治項目,包括清拆天星碼頭及後來的皇后碼頭,最終觸發一連串捍衛集體回憶、身份認同的示威、絕食、苦行等抗議行動,本土思潮一發不可收拾。雖然港府在 08 年成立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即今日的古物古蹟辦事處)專責古蹟文物事務,但該處隸屬於發展局,自此古蹟保育就時常以「活化」之名,變成獨立的商業發展項目,對於本地歷史及文化的考慮似有還無。

當年 SCAD 能夠在眾多計劃書中脫穎而出,如果單純以商業角度考慮,港府的決定絕不令人意外:一來國際學校財政穩健,據說校方當年承諾會用 1 億 5 千萬活化北九龍裁判法院,因此政府無需額外補貼;二來港府一直有意將香港塑造成文化創意之都,外國的藝術學院在港辦校,正好為香港這個「亞洲國際都會」㼽靚招牌。

然而,文化人對於政府的做法不敢苟同。時任活化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陳智思在後來的記者會上受到多方質疑,例如國際學校作為商業機構,為何需要進駐法定古蹟?法院建築和藝術教育在歷史、文化、社區等層面有何關係?教學團體在古蹟保育上有何經驗?

政府以商業發展「活化」古蹟的邏輯,於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即今 PMQ 元創方)、舊灣仔街市(今豪宅「壹環」)等項目中顯而易見。將舊物古蹟改造成一個遊客景點或地產項目,外人看來貌似充滿活力,但由於缺乏整體社區規劃,建築物雖然在外觀上得以保留,但「活化」後的項目未必能促進本土文化發展,甚至有可能侵蝕原有的文化空間,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

SCAD 撤出香港後,政府打算把北九龍裁判法院再次納入活化計劃,很大機會成為另一個和社區脫節的商業項目。香港人的歷史文化和本土情懷,在一個凡事都追求經濟利益的社會中無處生根;沒有本土文化氛圍,亞洲文化創意之都只不過是一紙空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廖康宇 創意經濟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