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6 年後,消失的 43 分之 1

A+A-
今年 1 月,墨西哥 43 名失蹤學生的親屬與政府官員會面後,手持學生肖像離開國家宮(Palacio Nacional)。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 43 名學生莫名消失的 6 年後,家屬及大眾終於對他們最後的「棲身之地」有所了解。

至少,是 43 分之 1。

2014 年,在秋天一個黃昏,墨西哥有逾百名大學生坐大巴離開校園區,準備參與示威反映對貪污腐敗政府的不滿。

約在晚上 9 時,他們被警察攔住了。學生們跟警察表明他們沒有攜帶武器,只是想開車過去。警察剛開始沒有回應,但過了數分鐘後,便突然向大巴開槍,並隨手抓了 43 人。沒多久,隨著人權組織人員到來,警察隨即展開第二輪的槍戰。這次,他們亂槍掃射,並射殺了 3 名途人,當中包括了一位計程車司機及一名孕婦。

當地的退休警官們對警察沒有信心,於是自行組織了志願警察(UPOEG),展開搜索行動。他們曾經找到一個亂葬崗,並懷疑其中 28 具骸骨是屬於那 43 人的;同年 11 月,他們亦在城外 19 公里找到另外一個亂葬崗。同時,志願警察成功逮捕其中一名疑犯。

幫兇敘述,當晚抓了 43 個學生後,警方將他們鎖在貨車上,並運到城郊。到達城郊後,他們先向貨車胡亂開槍,然後放火燒掉貨櫃,最後將殘骸放到黑色塑膠袋並丟到河裡。據之前案件重組報告指出,部分學生有機會是遭活活燒死,化成灰燼後再被灑進河裡。

2015 年,時任墨西哥總統聲稱,當年捉走學生的警察乃受當地一個犯罪組織所指使,但國際調查員、不同領域的法醫、法證學者及人權學家在研究案件後,皆否定了所有政府發表的說法。調查委員會相信嫌疑犯在受虐待的情況下作供,證供並不可信,甚至覺得當時負責證物的單位,也沒有依據正確程序處理。

終於在 6 年後的 7 月 7 日,現任墨西哥政府公佈了最新的事態發展。來自阿根廷的頂尖法醫人類學家、法醫及法證學者們證實,找到其中一名受害學生的骨塊,並且證實了其身份。家屬聽到這個消息,悲傷之餘,也感到莫名的安慰。但需要知道的是,遇害的 43 位學生中,尚有 41 名未被尋獲;2014 年,研究人員透過一塊碎骨,鑑定到第 1 名受害學生的身份。

丁尼生(Alfred Tennyson)的「國王的田園牧歌(Idylls of the King)」中寫道:

我會不斷尋求、探索,無論晝夜,及(面臨)死亡及地獄。
But I follow up the quest, despite of Day and Night, and Death and Hell.

殯儀行業的朋友常常說,「白頭人送黑頭人」是最磨心的,更何況對方生死未卜呢?相信每過一年,都加深了餘下 41 名學生家屬的煎熬。即使之前當權者放棄為他們尋找答案,但他們依然勇敢地堅持下去。從其他歷史教訓中得知,每當有確實身份鑑定的個案出現,對家屬而言都是一枝「強心針」,告訴他們只要不放棄,總有一天會知道真相的。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