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如果體育都是手信

A+A-
歐聯決賽前夕,巴黎紀念品店掛上巴黎聖日耳門及拜仁慕尼黑對決的頸巾。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這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的「不尋常」一年,部分足球賽事經過停擺又重開,球季彷彿拉長了,然後轉眼又開新一季。要數近來話題多多的,肯定有法國班霸巴黎聖日耳門(PSG)的份。

其中矚目事件,包括他們首次勇闖歐洲足球壇榮譽舞台、歐聯的決賽。雖然最終不敵來自德國的拜仁慕尼黑,但總算創下歷史,一洗多年來被人說只可在本土稱霸,未能於歐洲舞台證明更高實力的烏氣。另一事件,效力八個球季的前隊長、巴西後衛堤亞高施華(Thiago Silva)告別巴黎,轉會到英超的車路士。他引用葡萄牙詩人佩索亞(Fernando Pessoa)的文字,「事情的價值不在於經歷的時間,而是在於它們發生時的強度。這是為何我們會有難忘的時刻,難以解釋的東西,以及無可比擬的人們」,來表達對這個球會和這個城市的愛。

體育是城市的一扇窗。PSG 在這位巴西人的心目中,寫下屬於巴黎的註腳。

說起巴黎,我記得早幾年初訪「花都」的時候,體育也成了我定義這地方的其中一個方式。譬如,走在香榭麗舍大道,見到很大一家 PSG 球會專門店,那時店中的螢幕還播放著前當家射手伊巴謙莫域(Zlatan Ibrahimovic)的畫面。還有我們到艾菲爾鐵塔旁的草地野餐,經過旁邊街頭的小攤檔,亦有售賣 PSG,以及環法單車賽主題的紀念品。你會知道,這個地方的人,多少也以這些球會或體育比賽為傲。即使是視之為商機,他們深明 PSG、環法等,就是世界看巴黎、看法國的一扇扇窗,也是他們展示給世人,法國和巴黎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個標誌。

有人喜歡食物,有人鍾情時裝,有人醉心於音樂,而像我熱衷於體育的人,很自然就會以運動來聯想一個城市。每當有人跟我提起,他曾在甚麼甚麼城市讀書、生活、工作、旅遊,我總會很自然先聯想起,是不是那支球隊的那個城市呢?而每次外遊,都不免會留意跟體育有關的人事物。例如在利物浦,曾見過印有「紅軍」(當然也有「披頭四」)的巴士;於阿姆斯特丹的紀念品店,看到「球王」告魯夫的 14 號球衣;在洛杉磯也肯定會有湖人的蹤跡……

在香港,我們常笑言「終於有手信」。所謂「手信」,聽起來不過就是遊客將一個地方的特產帶回家。然而,要有一個夠代表性的東西,亦即意味著那個地方開到一扇面向世界的窗,其實不那麼容易。現階段來說,體育未必是香港拿得走的那種實物「手信」,然而,「手信」都可以是一個印象。我們香港有運動員在外比賽,也有舉辦本地及國際性的賽事。且別忘記,這些都是他方看香港不同的窗,哪怕是逐點逐步累積也好。我們以體育看世界,也希望別人可以體育看香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運動漫遊者

讀社會學的多棲體育人,體育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文字工作;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帶著「漫遊者」的目光,期待跟大家用不同角度認識體育,也用體育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