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人中之龍 —— 一個不是黑社會的黑社會

A+A-
遊戲「人中之龍」主角桐生一馬只在第一代中當過黑社會會長,卻迅速隱退;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AMU Game Channel/YouTube

在一個經常打打殺殺的黑社會遊戲當中,主角竟然不是黑社會人物?這好像說自己從政但從未參選一樣。可是,除卻在當囚徒的時候,其實在大部分作品裡,他都只是組織內所謂的老襯,即是老百姓。

在第一代中,他在入獄前已被逐出組織,後來短暫成為會長,卻迅速隱退;第三四代中,他經營孤兒院;到第五代直接成為的士佬。技術上,他只是一個經常捲入黑社會風波,以及和他們打架的老百姓。

他是電影裡理想中的黑社會,有著理想的體格、戰鬥能力強大、對朋友有義氣、對工作忠厚、願意承擔一切責任,也有著讓人感到敬畏的外表和紋身,幾乎就是一個從電影世界跳出來的模範。

但「人中之龍」世界裡面的黑社會,就像現實的江湖(例如社運界)一樣,大多貪求利益、虛榮、裝腔作勢、勾心鬥角互相出賣內鬥、虧空公款,為了自己的利益抹黑冤枉別人,壓迫弱者。他們多是做盡一切卑劣自私的事情,卻擺出一副大仁大義的光環模樣的欺世盜名之人。當然這就是主角桐生一馬被捲入的原因。與其說他是黑社會,不如稱其為組織的長期受害者及對抗者,他只是一個因為當過黑社會而很理解他們的老百姓。

這也是遊戲的主要衝突源頭,桐生一馬更像一個因為小時候看了黑社會電影而滿懷理想,想要真的行俠仗義的俠士。但他走進的世界,卻和理想完全不同,他堅持做理想的自己,就開始與不理想的現實產生激烈的衝突。

這其實也是大部分理想主義者的寫照。

第五代中,桐生一馬化名為鈴木太一,任職的士司機;圖為遊戲畫面。 圖片來源:小宗/YouTube

桐生一馬莫忘初衷的結果,就是無法在組織待下去,愈理想的黑社會,愈無法當黑社會。他要不就是選擇當一個有仁俠之實的平民百姓;要不就是當一個有仁俠盛名,卻無仁義之實的黑社會。同樣地,我們在現實中,要做到想做的事,往往會偏離那些古老的建制與組織,而愈順應建制與組織,所做的事就離初衷愈遠。

有多少人投身遊戲界,就是想成為創作者,但最終發覺自己成為一個超時工作除錯員;或者因為喜歡玩單機遊戲的大作而投身遊戲業,卻發覺自己只能做課金卡牌手遊;想要當教師作育英才,卻是名為課室的囚牢的獄卒;想要從政改善社會,卻變成了只求穩坐其位混日子的政治花瓶;想要當警察維持正義,最後卻變成被市民討厭的政府走狗?

這並不是說桐生一馬就是對的,客觀來說,他是個坐牢十幾年,去到 50 幾歲還是家徒四壁,連黑社會都當不成,只能做底層勞動工作的單身漢。如果撇除其身份,只講客觀條件,你會羡慕這樣的人嗎?恐怕以社會主流目光看,他是個人生的失敗者。

但這沒有對錯,只是選擇,要堅持理想就要付出代價,而當拿到現實的利益時,也就難免被建制腐敗。但只要你承認自己的理想並不那麼現實可行,或者當拿到利益時,不要裝成自己沒有被腐敗,那麼都是對的。

雖然常態是,堅持而沒有成功,卻裝作成功;成功而沒有堅持,卻裝作堅持。欺騙自己,欺騙別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