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聖鬥士星矢 —— 城戶光政為何比窮人生仔更仆街

A+A-
城戶光政生下 100 個兒子後,便將他們丟到一些極度危險的地方,最後只有 10 名兒子生還並成為聖鬥士;圖為「聖鬥士星矢:黃道十二宮戰士」劇照。

「聖鬥士星矢」中,有一個叫作城戶光政的阿伯,他是亞洲首富,在全世界跟 100 個女人,進行與某位據說是基督徒的香港議員一樣的婚前性行為後,生了 100 個仔,再把他們都丟到一些極度危險的地方,兼委任一個老師去虐兒,最後只有 10 個兒子生還並成為聖鬥士。很明顯,城戶光政雖非窮人生仔,但理論上也是一個__。

可見,父母被以此視之,並不是因為窮,而是孩子因為父母而受苦。在這個時代,我們都認為父母有責任不令孩子受苦,兒童應該有個美好的童年,所以才會有「窮人生仔正__」的想法。那麼,城戶光政與香港窮人相比,誰更__?

我認為,城戶光政比較__。

因為他收養了一個棄嬰,亦即女神雅典娜,他不僅對她極為呵護,將其當成千金小姐般養,還讓她繼承了自己的財團,變成了二世祖;但他的親生仔卻成為所謂的「聖鬥士」,即是她的保鏢或打雜。甚至還有一個叫邪武的兒子,被這個收養的女兒當馬騎。

城戶光政收養雅典娜後對她極為呵護,卻將自己的親生仔變成所謂的「聖鬥士」,亦即雅典娜的保鏢或打雜;圖為「聖鬥士星矢:黃道十二宮戰士」劇照。

城戶光政最仆街的地方,是他對自己的親生子極端殘忍的同時,對外人卻異常的好。別人是親疏有別,這個賤人是親疏逆轉,對親人極度殘忍刻薄,對外人就慷慨地「奶」,雙重標準;對外人永遠有錢,對親人就說沒錢,要你吃自己;別人生存不了是你的責任,你生存不了也是你的問題。

像不像某些政府的公屋政策,或者一堆國際慈善籌款團體一樣,無視本地人的痛苦、在人們被打到仆街時視而不見,卻拿人道問題去濫發簽證、免檢疫,同時叫你發揮同情心,捐錢去援助非洲兒童、支援美國黑人民權,支持一個父母比你我有錢 100 倍、未被藤條打過的瑞典小朋友,並大叫「她的童年被摧毀了」?

在這種人眼中,全世界都值得被同情尊重,就唯獨你是欠了這個世界的。就像城戶光政一樣,他會有這樣的主張,是因為他自身過得很好,於是有種欠了世界的罪惡感,覺得需要贖罪。不過他不會找數,只會讓你找數,所以他做完亞洲首富、到處像某基督徒議員般搞完一堆婚前性行為後感到內心有愧,便叫下一代幫他贖罪。

幸運的是,城戶光政只是一個虛構角色,你沒機會當他的兒子;不幸的是,行為跟他相似的人,在香港比比皆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