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全民中二病

A+A-
動畫「死亡筆記」劇照。

中二病」是流行於日本動漫文化中的詞語,意思大概是中學二年級左右的年輕人離經叛道的言行,躁動的青春碰撞上動漫文化或某些非主流的事物,繼而發展自主的風格。當然,筆者以上句子掛有浪漫化的濾鏡,普遍中二病患者長大後,都不堪回首年青的黑歷史。這篇文章不是動漫考據,筆者並非想說明「中二病」的起源,反而是想探討這其實是一種甚麼的心理。

許多中二病患者都覺得現行的世界都是虛假的,認為只有自己才能夠看清現實,其他人都是被迷惑的蠢材。驟眼看就是思覺失調,但認真想想,這種思考方式其實頗有馬克思主義的影子。馬克思說大家都被生產關係衍生的階級意識形態欺騙,人類最終會看破資本主義並進行共產革命。可能因為這思想結構上的雷同,左膠普遍看起來都很中二病。

中二病不是左膠的專利,我們所有人無分左中右都有一顆中二病的心。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就會開始為自己生活中,既成事實的悔恨找理由,幻想外在的世界覆蓋著不可名狀的意志。不是自己願意,而是這外在不可名狀的意志操弄著自己的人生。於是其他反抗的人,都是看不到這層隱形的意志。

香港棟篤笑第一人黃子華曾說,我們有「人生三大矛盾」: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搵食啫」是資本經濟的局限,沒工作就沒錢,沒錢就甚麼也做不到。所以透過勞動去獲取金錢是不辯自明的真理,亦是行為的正當性。「犯法呀」即政權制度的局限,法律為行動提供框架,市民無法越過國家社會實踐自我。所以不犯法的前提下,行為原則上就被制度所容許。

然而,黃子華說當出現前兩者都無法解答的矛盾之際,就可以用「我想㗎」回應。「我想㗎」表達了人在江湖雖無奈又困惑,但又不得不妥協的苦與淚。這代表了資本經濟與國家社會制度都無法解釋的「不可視局限性」,而這種局限的本體沒有人知道。如果硬要給一個名字,就是「陰謀論」,即包裹著社會的煙霧。所以在愛國右翼分子的眼中,參加民主遊行的都是被外國勢力操縱的「中二病」傻仔。

中二病其實沒有甚麼好不好,所有人都是中二病患者,如何處理浮躁的反抗情緒才是重點。或者換句話說,在不成為「鹹魚」的前提下,保持對身邊社會的警覺性與反叛性,又不至於太膠,才是中二病的昇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東洋島國在學廢青,專注生產二氧化碳廿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