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兒:留下最佳位置,有時曖昧是最好結局

A+A-

最近佳節一浪接一浪,其間早已移民的小學班主任回港渡假,好心的搞手一而再再而三地在 Whats’app group 吹雞約晚飯聚舊,完全得不到回應。我覺得慘不忍睹,輕輕覆了一句「不如改為午飯」,立即齊人成團。其實,這完全是定位的問題,有些交情只宜一年一次午飯聚會,就如完美的曖昧友人不適合當正印。

年少時,以為每一段關係、與每一個人,都是愈近愈好。後來,發現距離確實有其美麗與功能,尊重雙方的意願而不去超越,或深或淺的關係才能持久。

曾經身邊有些藍顏知己,然後身邊的朋友都在叫囂,笑道不論年紀、職業、背景和興趣均如此相襯,為何不嘗試走在一起呢?後來,努力將曖昧轉化成一段認真的感情關係,卻往往慘淡收場。在速食的年代,與一個人長期保持曖昧的氛圍,裡頭總有一些真實的原因。也許是化學作用不夠,大家似兄妹多過情侶;也許是大家的長期目標不一致,男的想找一個賢妻良母,女的想做獨立的事業女性。

後來,你發現有些人天生不想定下來,而更多人卻只是不想跟你定下來。對,你與他就是沒有這樣緣份,半點強求不得。不論在戲裏 Up in the air 還是戲外均是鑽石王老五的 George Clooney,早兩年乖乖娶了人權律師 Amal Alamuddin,還表示要生小孩、組織傳統家庭云云。

有些男人跟你一起時,總嚷著自己如何一個毒 X 更開心、在 Facebook 經常發放一個人吃豆腐火腩飯的偽毒照片,跟你分手後,與另一個女人一起卻變成痴心情長劍,既不停放閃、又每晚回家煮飯。同一個男人,可以因為你遲到五分鐘而發脾氣,卻無怨無悔等候另一個女人達一個小時。事實上,一男一女之間的角力與平衡,早在第一次約會已有跡可尋,初次約會已經遲到的那個他,總是讓你在往後的夜晚不停地等待,只怪你最初選擇對這些符號意象均視而不見而已。

作為後中女,在香港這個表面文明內裏保守的地方,經常與社會、家庭和友輩的壓力抗衡,著實一點不容易。有一次前往探望親友,在電梯間巧遇他們的鄰居。那個與我十年沒有相見的婆婆,她連我的名字都不記得了,對我現在的一切一無所知,卻苦苦捉著我的手問追問到底:「你結婚了沒有?告訴我呀!」我只能回以一個苦笑,難道我的一句「結婚了」,就代表一世幸褔美滿嗎?

港女不易為,但當你認識更多港男,港女會發現他們也有其難讀的經,不少港男為事業付上很多的精力和時間,為買樓供樓茶飯不思。曖昧男 16 號是個混血男,這兩三年來到香港工作定居,與港女的相處遇上不少笑話。他表示不少港女認為男士約會時需支付全部的費用為天經地義的事情,有時候約會飯聚,叫得一桌滿滿的菜,卻只為拍照打卡,並經常表示追求者眾,叫對方好好經營。當然,混血男是幸運的,既有 ibanker 的護身符、混血兒的面孔,自然桃花不斷;而沒有事業的男人,在香港的戀愛路也寸步難行。

認識過一些後中女,表示曾經受過情傷,所以不打算再愛了,乾脆成了 21 世紀的自梳女。水清則無魚,道行更高的中女懂得進退得宜,定位清晰,男人和女人可以像關係良好的政府與市民一樣,多一點溝通和諒解,不用時時刻刻你死我亡。做權力至高無上的女人固然是榮譽,活在陰陽角色互補的世界,可以生活得更有滋有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