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迪倫:上海創店的喜

A+A-
12952742_10156710686330125_2047631553_o
圖片來源:牧羊少年咖啡館

從 2008 年 22 歲創業之來,我創立過四個咖啡店品牌,合共八間分店。當中最令我引以為傲,同時損失亦最慘重的,是在 2013 年底在上海創立的牧羊少年上海分店。

當時中國經濟泡沫仍未爆破,一切感覺欣欣向榮。我有個好朋友自畢業之後便在大陸奔跑,家裡是定居上海的生意世家。那時候,他十分希望把牧羊少年這個品牌引進上海,認為中國云云城市之中,上海是跟香港最為相像,亦是經濟基礎最強大的。再者,上海人經過多年西方文化浸淫,上海世博會與世界接軌,大家開始愛上旅遊,亦能付得起錢到外國遊玩。所以他希望把以旅遊為主題的牧羊少年帶到上海,創一番事業。於是,他正式向我邀請。

當時我只有 26 歲,牧羊少年在香港引起的一陣小旋風無可否認令我有點飄飄然。年輕的我未夠經驗,亦未嘗過失敗,雄心壯志,看到人生無限的可能性,便一口答應朋友,決定一起合資創立上海的牧羊少年咖啡店。於是,在 2013 年有大半年的時間,我都在上海生活。

這段日子是我創業路上,以及人生路上成長最快的時間。因為遠道來到上海,大部分在香港的餐飲知識都要擱置,地域特點與人民習性更要重新摸索。於是,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走遍上海的大街暗巷,東至浦東,西至虹橋。而大陸的餐飲業,如果以中高端以上級別的餐廳來看,他們的水平絕對比香港為高,無論出品、服務以及經商思維。上海的合伙人在這大半年之間,帶我參觀上海近年來最成功的數十間餐廳。每一間餐廳的裝潢、出品及營運流程,都令我大開眼界以及獲益良多,這讓我更明白自己的渺小與及餐飲業的可能性。

在創店過程中,跟大陸的物業管理及政府部門合作,亦是另一種「大開眼界」。他們的作風和手法,傳聞是聽得多,但這次眼見為實,確實「名不虛傳」。跟他們交手的過程中,我明白到自己所認識的世界原來還有另外一面,我所熟知的人性和價值觀,原來在另一個國度卻是如此的不合時宜。這在個人成長中有莫大幫助,亦讓我更清楚這個世界上各種的原貌。

在上海創店的時候,也認識了一群很好的同事。他們來自中國各地,有黑龍江、重慶、湖南等四方八面。每一個人都有獨特個性,有他們故鄉的味兒。有一刻我甚至覺得大部分香港人從小到大都在同一個地方生活及成長,在教育水平上是絕對勝於內地人,但在獨立和為生存掙扎的能力方面,卻可能遠遠不及總是要孤身離鄉背井的他們。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喜」,是我很享受跟我的合伙人合作。我跟他實際上是合伙後才開始熟稔,但他最後成為了我後來結婚的伴郎。這次合作中,雖然我們花了很多心血,但最後仍是結業收場,每人虧了接近 200 萬。可是我與他的友情絲毫沒有破裂,這是我日後相信合資比獨資更勝一籌的主要契機。

以上這些,都是我在上海創業兩年來遇過的「喜」,改變了我日後的經商思維和處世心態。而下一篇,我將會談「悲」,說說在國內創業痛苦的事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梁迪倫 牧羊思維

梁迪倫,86年生,【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創辦人。自 16 歲開始便放學到樓上咖啡店打工,工作至凌晨 3 點才回家。22 歲畢業後開始自己的咖啡店生意。26 歲創立香港首間旅遊主題咖啡酒館【牧羊少年】。咖啡、文字、旅遊,皆為他不可或缺的養分。

http://www.thealchemistc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