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明會:她只想下雨!

A+A-

文:宣明會高級傳訊主任商鳳燕
圖:宣明會

每逢下雨天,我們大部分人都會感到很不方便、掃興,因為出外要帶雨具、取消戶外活動⋯⋯這是因為我們隨時隨地都有水可用。月前到訪埃塞俄比亞,問到一名母親最想得到甚麼?她說:「我只想下雨。」

這位母親住在中部 Adama 的一條村莊,這裡散落著稀稀疏疏的草茅屋。她和其他村民一樣靠賴雨水耕種及畜牧維生。但是,去年兩個雨季都沒有下雨。她育有八個子女,丈夫去年離世,最長的兩個兒女分別出外工作或嫁人。如今剩下最大的是 13 歲兒子米士化(Mustefa),他身型瘦削,長得已有媽媽一般的高度,很有禮貌地與我們握手。

米士化最愛讀書,他對我說:「特別喜歡地理科!」為趕及早上 7 時上學,他每天 3 時就起床往八公里外打水回家,這段日子已維持了一年有多,因為這條村沒有供水系統,而最近的水溪也早已乾涸了。雖然他努力抓緊時間爭取上學,但由於一家無以維生,母親正打算讓他輟學留在家中幫補。

我和這個家庭坐在茅屋門前交談,知道他們一家從前一日可以吃到三餐,但如今只有兩餐或甚至一餐。雖然政府已盡力為每人每月派發 15 公斤糧食,但由於當地嚴重缺水,他們會把部分糧食留起來,用以換水飲用。媽媽憂心看著最小的兒子巴仁(Bayan) ,只有三歲的他正值發育關鍵時期,需要大量營養,但他那沒精打彩的眼神、脹脹的肚皮,以及臉上那揮之不去的蒼蠅,到今天仍刻印在我腦海中,未能忘懷。

探訪經過的村落遍地荒蕪,只見往打水趕路中的兒童和驢仔。
探訪經過的村落遍地荒蕪,只見往打水趕路中的兒童和驢仔。
長得已有媽媽高度的米士化要半夜三時起床打水,以趕及早上七時上學。
長得已有媽媽高度的米士化要半夜 3 時起床打水,方能趕及早上 7 時上學。
一日只有兩餐或一餐,米士化的母親非常憂心最小的弟弟巴仁,祈求蒼天早日下雨。
一日只有兩餐甚至一餐,米士化的母親非常憂心最小的弟弟巴仁,祈求蒼天早日下雨。

近年的厄爾尼諾現象令氣候變化的威力更強大及反常,在全球引發一連串的不穩定天氣如乾旱和洪水,導致糧食失收、牲畜死亡和傳染性疾病爆發。埃塞俄比亞首當其衝,特別在東北部於過去五年雨水稀少,有些地區甚至整整一年沒下過一滴雨,令大量農田牧草枯死、牲口死亡,農民收成盡失。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更於今年三月發出警告,指出埃塞俄比亞正面對極大乾旱問題,急需農業援助,以趕及雨季再來時重新播種……未來數星期最為關鍵,否則,旱災將嚴重打擊糧食生產及影響數以百萬人的生計。目前,全國超過 1,000 萬人缺糧,四分之一地區面對嚴峻的糧食短缺及營養不足危機。

願望雖小  卻難以實現

如果有雨水,這個母親就可以有收成、有糧食,甚至有牛羊,她的 13 歲兒子米士化也可以有時間繼續上學,而最小的兒子巴仁也可以有足夠的營養成長,將來的人生也會不一樣。可惜的是,這對於我們理所當然的東西,對他們卻是遙不可及。

目前非洲東部及南部,以及太平洋地區深受氣候變化帶來的乾旱、水災及風災所影響,大量居民處於缺水缺糧,最終可能致命,不能置之不理。每個人除了可以捐助支持長期或短期的救援工作之外,也要珍惜現在我們擁有的資源,不要浪費食物。

要上學?還是要生存?13 歲的米士化為了家人別無選擇。
要上學?還是要生存?13 歲的米士化為了家人別無選擇。
巴仁總是雙手不離母親,因為他知道母親是他最信賴的人,試問他的母親怎忍心讓他捱餓。
巴仁總是雙手不離母親,因為他知道母親是他最信賴的人,試問他的母親怎忍心讓他捱餓。

歡迎捐助救援工作,為那些憂心的母親達成心願。(宣明會「埃塞俄比亞糧食危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世界宣明會

世界宣明會是一個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援助不分宗教信仰、種族或性別。作為耶穌的跟隨者,世界宣明會致力扶助世界上最有需要的一群。世界宣明會由美籍記者卜皮爾博士於1950年成立,現時的項目遍及全球近100個國家。宣明會的援助項目以兒童為中心,因為當他們得到飽足,有棲身之所,可以上學讀書,並且受保護、重視及關愛時,社區便能蓬勃發展。

http://www.worldvision.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