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也轉行:數碼醫療創業風行

A+A-
omada health 網頁
圖片來源:omada health 網頁

自從 Bill Gates, Steve Jobs, James Cameron 等人都有輟學經驗,Dropout 這個字已經被賦予了創意、反叛、不按常規,異軍突起的內涵。最近在 Facebook 上成立的私密群組 “Dropout Docs” 也是一例,其中包含了目前數碼醫療界的幾家著名創業公司成員。

三藩市灣區出現一股醫生改行的風氣,眾所周知該區名校林立:史丹福大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聖母大學等,但是近來多家著名醫學院的醫學生紛紛輟學、轉行,投身於數碼醫療創業領域。根據 Startup Health 的資料,他們投資的創業公司中,44% 的創辦人曾是醫生。

美國醫生社區 Doximity 資料顯示,2011 年,史丹福醫學院的畢業生只有 68% 繼續住院培訓,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UCSF)繼續選擇做醫生的學生是 79%。愈來愈多的醫學生被創業機會吸引,也有很多頂級數碼醫療公司也渴望招聘新畢業的醫學生,即使他們沒有很多臨床經驗。

培養一名醫生的時間和金錢成本都非常高昂,經過 14 年的學習後卻改行,理由是因為缺乏執業機會,還有收入前景並不樂觀。除了經濟理由,也有人想要改善現有的醫患關係——有的醫生治病的時間很少,在每名病人身上平均只花 8 分鐘的時間。

三藩市灣區是美國創業氣氛最為濃厚的地區,醫學生也或多或少受到感染,他們能接觸到更多互聯網企業家思維。醫生的最大目標是幫助病人恢復健康,但是傳統醫療已經陷入機械化的運作,未來的機會很有可能在數碼醫療領域。

Dropout docs 的群組成員包括 Omada Health,這家公司創建於 2011 年,是目前「數碼治療」的代表,也是第一家利用社交網路施以合法臨床治療的公司,通過引導、幫助人們改變生活行為,預防慢性病、減少疾病發生。公司創辦人 Sean Duffy,取得哥倫比亞大學神經學理學學士學位,但是經過兩年在 Google 工作的經歷和一年哈佛醫學院的學習,他於 29 歲那年放棄了當醫生,轉而創業。

醫生 Connie Chen 研發了一款專門管理慢性病的 App Vida:根據用戶的不同需求,網上為他們分配一名健康管理導師(也可以是一個團隊),提供全天候健康護理服務。Connie 說,她在醫院並沒有學習營養學相關的知識,但是數碼醫療為她提供一個自我學習和教育病人的機會:「對於慢性病患者,我也感到很沮喪。他們每半年來複診一次,每次診治時間只有 15 分鐘,醫生根本沒有時間去了解他們的生活,也無從得知他們的困難何在,甚至不知道手頭擁有甚麼護理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