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隊長:內戰外的真實啟示

A+A-
「美國隊長 3:內戰」劇照。 圖片來源:Screen Rant
鐵甲奇俠因為多宗平民死傷,深深意識到其權力過大,加上其拍檔受傷,更深信需要監管超級英雄。 圖片來源:Screen Rant

在政治壓迫的地方,壓抑的政治怨氣可選擇宣之於電影,甚至成票房保證。但美國貴為自由之地,俊男美女的英雄電影,談政治便談得隱晦。雖然導演 Anthony Russo 和 Joe Russo 稱「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更着重心理描寫,而把前作「美國隊長 2」才看成結合政治的英雄電影。但在一輪官能享受的英雄混戰之後,觀眾仍可咀嚼背後的政治意味——銀幕上的英雄,回到現實,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07faeb02
文革時期宣傳海報。

在電影世界,英雄是正義的執行者;在真實世界,他們卻是無人授權的獨裁者。英雄內戰的表面導火線正是「蘇科維亞協議」,電影中是要把英雄置於聯合國之下,監督其行動。具強大武力的超級英雄,既不是民選出來,又不受民主政府監管和約束,「復仇者聯盟」仿如超然存在。超級英雄每每出現於社會面對巨大危機,民眾便寄望於超然武力維護秩序。超級英雄背後的理念是相信賢人政治,相信有正義長存的執行者,也就是相信獨裁者成為守護神。這種信念是非常危險,萬一人民集體愚昧,受人擺布,領袖製造敵我矛盾,多宣揚外國勢力威脅,不斷製造假想敵(例如假難民和美帝),便能鞏固獨裁者地位,歷史都是這麼樣。

甚麼人可以介入政治局勢,肆意破壞財物和傷害人命?恐怖份子和超級英雄。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政治學者 Henry Farrell 就作了如此譬喻。兩者不同的地方只是,我們相信「復仇者」的目的要良善得多,但兩者的行徑和引發的後果卻是一致。同時兩者都挑戰着國家主權——國家政府擁有唯一的合法武力。由此亦可理解,為何國家機關千方百計的消滅或吸納「復仇者聯盟」這種民團式武力組織。

「內戰」漫畫的「超級英雄註冊法案」仍在美國法制下,但電影的「蘇科維亞協議」則提升至國際舞台。以美國為基地的「復仇者」到其他國家做「正義」的事,例如到別國追捕恐怖份子。國際事,國際了。電影中的聯合國期望監管「復仇者」,但現實中的聯合國往往比電影的來得被動和政見不一致。

rsz_captain-america-civil-war1
美國隊長認為其友酷寒戰士是無辜,認為戰友比聯合國的制度更可靠,所以奮起反抗鐵甲奇俠。

電影拋出的問題是接受體制還是守護自由?但背後的問題是,我們能相信各懷鬼胎的國家嗎?到底聯合國有沒有可能成為真正解決國際紛爭的平台?本年 4 月, 175 個國家簽署了「巴黎協議」為部分條文具約束力的對抗全球暖化協議(但仍不包括各國的減排水平),同時在 2020 年前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提供 1,000 億美元的財政支持協助減排。看來人類真的要出現危機,才會嘗試團結。

戲中獵鷹問:「我們要怎樣做?」美國隊長答:「We fight. (我們要戰鬥。)」美國對付阿爾蓋達,選擇了戰鬥,似乎是火上加油。電影也沒有給出妥善的答案,美國隊長和鐵甲奇俠都因此元氣大傷。戰鬥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但對抗伊斯蘭國(ISIS),不戰卻留下大批難民問題和激端思想蔓延。

「英雄」在真實世界不一定是英雄,但大家都渴望有英雄——來完善解決人類自製的危機(而沒有手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