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看劇‧看星‧追明星

A+A-
日劇「99.9 刑事専門律師」宣傳海報
有松本潤和榮倉奈奈坐鎮,未開播已經坐定粒六,收視坐亞望冠。 日劇「99.9 刑事専門律師」宣傳海報

看慣 TVB 的你都好明白,看收視一向無意義,TVB 是,日劇也是。有時都不是看劇,而是看著「幾個熟口熟面的明星行來行去」。憑牌面,「99.9-刑事専門律師」邀得松本潤和榮倉奈奈坐鎮,未開播已經坐定粒六,有迷妹和宅男捧場,收視坐亞望冠。不過,也就因為「無得輸」,拍得頗為馬虎,有好幾集未看到一半我就要拉一拉進度條,然後睡著了。

最無癮的是,此劇名字雖有「刑事」和「律師」,實情既不是大搜線,也不是律政英雄,原來是「偵探劇」格局,但劇本平庸,莫說破案破得隨便,連案件本身也無懸念,悶場甚多,你怎能想像 10 年前演過日本最強偵探金田一(二代目)的松本潤,而立之年,竟淪落到接拍這種智商減半的「偵探劇」呢?

此劇爛船剩下兩個梗,每集都玩一次。第一個是松本潤的食字爛 Gag,例如把「領帶(ねくたい/nekutai)」說成「肉體(にくたい/nikutai)」,除了考驗你的日文程度,也考驗你的笑點夠不夠低。另一個梗,則是劇中極愛看摔角的榮倉奈奈,每集都會巧遇前來劇組客串的「真‧名人」,例如著名漫畫家桂正和,到最後兩集甚至見到「真‧摔角手」,但名字就恕我不曉得了。不少人打趣說,那幾個摔角手見到「真‧榮倉奈奈」,應該比劇中的榮倉奈奈更興奮。而就在隔壁攝影棚「世界最難的戀愛」,無獨有偶,與松本潤同屬「嵐」的大野智,甚至在最後一集找來「嵐」的櫻井翔來客串,劇中大野智見到「真‧櫻井翔」還顯得相當緊張。當然,在現實中的日本,如果你能同時見到櫻井翔和大野智,甚至還有松本潤,你可能已經把接下來 10 年的運氣都一次過用完。

大野智主演的「世界最難的戀愛」在最後一集找來同屬「嵐」的櫻井翔來客串。 (劇照)
大野智主演的「世界最難的戀愛」在最後一集找來同屬「嵐」的櫻井翔來客串。 (劇照)
在現實中如果你能同時見到櫻井翔和大野智,甚至還有松本潤,你可能已經把接下來 10 年的運氣都一次過用完。 圖片來源:johnnys-web
在現實中如果你同時見到櫻井翔和大野智,甚至還有松本潤,你可能已經把接下來 10 年的運氣都一次過用完。 圖片來源:johnnys-web

不像香港,你會在地鐵或城門水塘遇到周潤發,或者在跑馬地撞到正在吃宵夜的陳奕迅。由於日本的藝人事務所對旗下 Artist 可謂全天候嚴格管理,除非未上位,走紅了的話,野生捕獲的可能性近乎是零,甚至出入都要喬裝打扮。在日本,不需要掩人耳目的明星不算是明星。經常有日本雜誌偷拍到明星行蹤,但照片中人,與電視所見也頗有距離。要常規捕獲,你可以看演唱會,或者參加簽名會、握手會、歌迷見面會。然而,撲飛事小,日本不是香港,你還要請兩天假飛去會場或電視台,銀彈少一點都做不到稱職粉絲。

不少粉絲為見偶像一面,傾家蕩產不誇張,而且只是特色之一,其想法有時叫我費解,不知是好利害還是好好笑。前幾年住在台灣,在東區一家日本人開的酒吧結識了幾個日本人。其中有個日本女生,二十出頭,住在小田原,每隔兩三個月就來台北一趟。我問,台北有這麼吸引嗎?她說,有時來玩,但大部分時間都是來追星。她所追的那個台灣男星,抱歉我真是沒聽過,沒聽過他唱的歌,也沒看過他演的戲,不是跟這個日本女生喝過幾次酒,也不知道這位明星存在於世上。於是我換個問題,那個 XXX 有這麼吸引嗎?她點點頭。我又問,這樣子從日本山長水遠來到台北(有時高雄或台南)不辛苦嗎?她知道我是外行人,放下酒杯,答得很平靜:「你不知道了,在日本做追星族是很辛苦的。」

然後,她把自己的 bling bling 手機拿到我面前,那隻 Gel 了 bling bling 指甲的食指一直左掃右掃,把她和 XXX 的親密合照「一拳公開」,如數家珍道出每張照片的時間地點。其實上兩個月她來台北,我已經在酒吧見過這些照片。原來她不是愛 XXX 或其他明星,而是愛去追星。追星這回事比明星吸引嗎?我未追過星,就不敢說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了,不過,那一年我在台灣讀研究所,過時過節,親戚會問,山長水遠去台北讀書貪甚麼好?或者我該誠實告訴這位老表,港大學費貴皮,中大嫌我水皮。

這就是我和她都來到台灣的原因了。她長得好看,而我日文太差,所以,也只是看過電影吃過飯,點到即止。追明星,追女仔,量力而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