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創業家的成功不建築在別人的貧窮上

A+A-

美國曾有過一名極為出色的創業家,名洛克菲勒,Joseph Allan Nevins 這樣評論他:

他的巨大財富並不是從別人的貧困得來的。

聽起來,洛克菲勒是一個善良的人?那就要看你怎樣看,洛克菲勒可是效益主義者的人辦,絕對是不擇手段。他完全把商業視為戰爭,並以戰爭的方式去從事商業。

1901 年 Puck 雜誌漫畫中,洛克菲勒被描繪為資本皇帝。 圖片來源:Wikipedia
1901 年 Puck 雜誌漫畫中,洛克菲勒被描繪為資本皇帝。 圖片來源:Wikipedia

為了擊敗競爭對手,願意賠錢削價,和競爭對手兩敗俱傷,像打仗截斷敵軍補給線一樣,截斷對方的重要資源供應,威迫,甚至行賄。只要能勝利,沒有不能用的手段,錢也絕對可以賠掉。這種暴烈的商業戰爭使他獨佔了市場,掌握了全世界七成的石油工業。在這方面來說,他可說是一個徹底的仆街。

但是,為何說他的巨大財富並不從別人的貧困得來的?被他擊敗的對手怎樣了?

這就是他最奇妙之處,他擊敗了對手後,卻對對方非常仁慈。對方的公司破產了,他願意出高價購入,並會付錢要他們退出,或邀請他們成為他的股東。他底下的企業複合體,力求改善對客戶的服務質素,他提供的商品價格反而愈來愈低,最終使窮人都可以用得起,改善了所有人的生活。洛克菲勒不擇手段,卻令所有人的生活都變好了,而且他真心相信這就是生意之道。他樂意擊敗對手,卻不仇恨他們,而是想為對方也帶來富裕。

這是否顛覆了我們的看法?例如我們不少人雖然以房地產致富,但卻不是在改善人們的生活環境,反而令人類愈住愈狹,租金也愈來愈高,產業成本愈來愈重,房價永遠追不上,使更多人因為居住問題而被迫陷入貧窮節儉的生活。又例如我們的金融才俊,把他們的收入建立在強積金上——這種用法律強迫所有人參與,又不太賺錢甚至要賠錢,就是管理費吃下不少的所謂投資。再甚者,最近的機場第三跑道,又會造就多少富人?

跟洛克菲勒相反,我們這社會的致富之道,很多都是建築在別人的貧窮之上。利用不公平的政制,控制法律強迫所有人付錢,將別人的生活環境惡化,去迫他們貢獻更多收入。從這方面看,洛克菲勒如果是一個仆街,這些人又應該稱為甚麼呢?看來當一個仆街都已經非常不錯了。

我們這些創業家,可能懷著富有的夢想,但卻不是賺最多錢的人。在我們這裡,賺最多錢的人,就是為這社會製造更多貧窮與不安的人。沒有知覺的要求別人放棄一切生活,阻止房屋流到使用者手上,甚至連電視台選擇也減少,不斷透過收緊人們的生活去致富。但我們若這樣做,就不需要創業。

我們這些創業家,雖然都是在做生意,在賺錢,但我們並不是在製造貧窮。我們同樣賺回來的一元,比那些透過製造貧窮而賺到的十元,更有價值。因為他們只是從別人手上拿走了十元,我們卻為整個社會增加了一元,而這塊新增的錢,屬於我們自己。

洛克菲勒不是甚麼聖人,他絕對是個奸商,但那又何妨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