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旅行劣食傳——埃塞俄比亞的原始重口味

A+A-
當地物產豐富
當地物產豐富

旅行,不外乎看風景,了解歷史,買手信,食好西和體會文化,食物是最容易融入本地,打破言語的隔閡。人生流流長,總會遇不少劣食。當地人的美食,對不諳文化的我們,也許就是災難開始。

沙味啤酒滿載泥土芳香

行走非洲的埃塞俄比亞,人類的始祖,1974 年發掘出第一代人類的骸骨,命名為Lucy,屬於南方古猿。時至今日,在埃塞俄比亞南方 Arba Minch,依然保留碩果僅存的土人部落。

原始部落,除了千年前的衣著飾物,最重要有千年食物。今年我們追求食物的原味道,有機耕種,無農藥,新鮮,但他邦的老味道,可能是現代人的劣食。不少遊客希望走入當地人生活,但真是走入了,才知道「中伏」,一失足成千恨,回頭已是百年身。

參觀土人的部落,他們最愛分享啤酒。這是大名鼎鼎的泥沙啤酒,他們用黑色的瓦器皿盛載,導遊說是自釀木薯啤酒。

他們最愛看遊客飲下啤酒,受不了吐出來的樣子。飲一口,我滿口是泥沙,淡淡酒味,味道奇怪,可能是土地的香氣,在埃塞俄比亞終於食下泥土。我成為小丑,立時受不了,也好,犧牲逗得全村人的快樂。

回到城市,一切變好嗎?不然。

比臭豆腐更腐味的 Injera

Injera
Injera

埃塞俄比亞人的主食是英傑拉草餅 Injera,絕對比得上港式的臭豆腐,猶如腐爛的酸臭味。當地人用苔麩,即是埃塞俄比亞畫眉草,用畫眉草麵粉加水和天然酵母發酵幾天,含有豐富的鐵質,取代米飯作主食。

傳統智慧有句話,「好食不健康,健康不好食」。Injera 絕對是首位,每天必不可少,但難食無比,不吃 Injera,沒有米飯,只有硬著頭皮,吃下腐臭。Injera 之可怕在於有美麗外表,當地人一塊塊放在火爐烤製,再有捲成白色和啡色大蛋卷樣子,表面有一個個小孔,像麵包般,口感如蛋糕,但入口卻是酸腐的蛋糕。第一次在外跟當地人食飯,一口吃下,面色大變,他連忙關心問個究竟,不好意思回答難吃,硬著頭皮吞下。

一次生,兩次熟,以前三次會熟。但是再吃下去,酸臭味揮之不去。因此,整個吃飯時間,我都會深深呼吸,希望時間盡快過渡。昔日旅行吃好西,埃塞俄比亞變成度日如年,不吃 Injera,卻又面對沒有含澱粉質主食的溫飽問題。

糧食市集

或許吃飯如行刑,一天大概上三上斷頭台,面色愈來愈黑。導遊終於看出端倪,一個面有飢色的香港人,比埃塞俄比亞人更像飢民,於是他在外面買來麵包。從此,吃飯不再等於行刑。

埃塞俄比亞食物也不是全部禍難,下回再談咖啡起源的國度,有何神奇飲品,令人肚瀉難止,請留意「劣食傳——我和廁所有個約會」。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