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我不是潘金蓮」——因為他是馮小剛

A+A-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劇照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劇照

看畢的第一感覺是個疑問,為何過得了廣電局的審批?

上訪、打貪、小市民向政府官僚據理力爭的故事,以中國思維來看是那麼敏感,搞不好又會傷害到某些人的感情,為甚麼還可以拍?還能參展和全國公映?前輩一聽,只答:「因為他是馮小剛。」乍聽還以為這是同人不同命的意思,因為他是馮小剛,有地位面子,廣電局也不得不在片頭加上國家認證的蓋章。

回家想,才發覺前輩意思並不如此,恰恰相反——因為他是馮小剛,才聰明得把一部商業片,一部帶文藝包裝的商業片,塑造成眾志成城踩鋼線,好像是個現代寓言模樣,官場現形,荒謬版「秋菊打官司」,讓觀眾看了還會主動替導演捏一把汗,過了審批也大讚廣電局開明了。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劇照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劇照

其實都是計算。從找范冰冰演一個村婦,讓觀眾把「范冰冰」和「潘金蓮」作聯想,從整部電影用非傳統的圓形畫面,包裝成一種中國人民風情話,到劇情稍有出現的「請喝茶」「監視居住」「兩會」「人大代表」等貌似敏感,其實甚麼也沒說到的段子,那全然是計算——是馮小剛,才有如此的聰明和才氣,計算出這條精巧的算式。

看時好像拍腿叫好,說這就是中國,看後又會稍為清醒,說這根本不可能是中國,中國社會不長這樣。首先范冰冰的玉背好看得根本不可能屬於一個村婦,而中國的官場,從法院院長,到縣長,到市長,基本上沒甚麼可能每每一碰面就是為了救國救民,無限耐心地去思考如何安撫一名村婦,儘管道理全然不在她手,官員們還是會盡心盡力去滿足她的要求,時刻警惕各同僚要對人民真誠。與其說是馮小剛突破盲點,勇敢地暴露了體制,還不如說他自己幻想出一個體制,一個平行時空的理想國,建立一個稻草人去撃倒,這正是他的計算。

然而,說是計算,這並無半分貶意。畢竟電影本來就是一門計算的藝術,正如車廠做跑車不能只憑感興,得把每一顆小螺絲都算好。馮小剛計算的結果只有一個,電影好看與否。那才是重點。

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儘管這不是寓言,而是童話,以戲論戲,黑色幽默的故事和對白確實很具娛樂性,後半段中共全員為了一個村婦而調動民警公安去跨省圍剿,那也倒有幾分「黑笑小說」式的荒誕。值得一提是,圓形構圖這看似作狀的設計,雖然真的很作狀,卻也很悅目賞心,特別是配上那撃鼓配樂,盡顯大師級的導演功架。難怪有人說「我不是潘金蓮」是馮小剛繼「天下無賊」後最好的電影。

一位一起看戲的朋友事後生氣,說這是詐騙,把娛樂建築在真正的上訪者身上,無視他們在現實裡的悲慘。我說,你看「西遊記」也不期待看到真正的佛教傳揚,不就是看看那隻孫悟空身上的毛,那特技有多精湛罷了。難道你會以為一個神枱級導演會拖著一班名演員,拿老闆的千億資金,去拍一部如實反映、盡情抨撃當局的戲,就是讓你在電影院裡喊一聲「好!」,然後他餘生都被當局封殺嗎?別傻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