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怪怪怪怪戲

A+A-
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電影節閉幕的放映結束後,導演九把刀在問答環節突然打一個岔:「希望在拍攝的觀眾朋友們,不要把這場問答過程放上網。我希望其他的觀眾都能有第一次看結局時的驚喜。」也許這正是他一直反覆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偶爾跑去拍電影的小說家,所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確實很從一個影迷和類型片愛好者的角度出發。是以,本文嘗試會用不劇透的方式談這部電影。

中港台芸芸小說家跑去當導演的案例中,九把刀似乎是最懂電影的一位。從他個人執導的兩部作品裡,觀眾看到不只是小說家為了滿足自己和書迷而塑造出來的個人小世界,也不只是導演實在是太愛電影,所以希望以一個有資本的狂熱影迷的方式向他所喜愛的東西致敬(我想說這兩個問題,聰明如韓寒,他的兩部電影也都犯了。)九把刀的高明在於他從一開始就很清楚寫小說跟拍電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系統,只要坐在導演這位置上,就必須成熟地,全面地,有系統地做好那件作品。「報」作為他的第二部商業長片,劇本的精緻度和獨特性也許不比當年也同樣從小說家轉型導演的彭浩翔技高,然而我認為這正是九把刀作為一位導演最成熟的地方:他甘願暫時放下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寫作,不用盡吃奶之力去在劇本上扭橋和反轉,而選擇以一種自己應該會拍得來,完成度最高的方式去執行——出來結果很是驚豔,「報」是一部氣質絕佳的荒誕黑色電影。

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劇照

不知道園子溫對九把刀的影響有多大,但一邊看「報」,除了對許多位置的喪盡天良不禁皺眉(習慣恐怖片也忍不住暗嘆:「嘩大佬,駛唔駛啊。」),也一直想起了園子溫電影中那種怪力亂神到匪夷所思的獨特視感和世界觀。很驚訝一個華語新導演居然毫無違和地拍出了東洋電影獨有的扭曲和變態,學生的欺凌,老師的冷眼,末世的校園,而沒有稍一不慎跌進了尷尬癌或空有對白沒有引導演員的新導演陷阱。不知道是導演的自制還是監製柴智屏的慧眼,作為一部反傳統的變種類型片,「報」的節奏和呈現走著最具商業計算的公式。當看到一半,心裡開始對無止境的血腥和惡趣味感到不耐煩的時候,電影又會出現幾場跳出框外的小高潮,那種以龐大制作資源來傾注下去的 money shot,力求觀眾在離場時就算不記得電影說甚麼,也一定要記得這幾場戲。我認為這種做法充滿著商業智慧,一撃即中地省力,因為整部片的視野和格調,確實被這幾場戲拉高了不少。

感覺拍電影的九把刀跟寫小說的九把刀是兩個人。作為他的讀者,得罪說句,他在小說裡的那種十年如一日,比較小學雞幼稚的世界觀,或故事結局往往草草收工了事的寫作習性,在「報」裡一掃而空。「報」儘管還不是一部說甚麼大道理的高深電影,然而從它的克制、留白、節奏和點到即止,以及不只是吹水寫字,而是確確實實用電影畫面來說故事的功架,我們能夠看出了作為導演的九把刀,嘗試去改變和透過創作去釋放自己的創作初衷。作為他的讀者,希望他也能用此心去好好寫完「都恐」,謝謝。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