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醜聞不絕,源自 CEO 鼓吹的毒文化?

A+A-
Uber 行政總裁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 圖片來源:路透社

開創共享經濟的始祖 Uber,竟搶先 Google、Tesla,推出「無人駕駛」?

六月初,Uber 行政總裁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以哀悼剛離世的母親為由,在員工大會上宣布將請假離開公司,且「歸期未定」,21 日宣佈辭職,讓這家估值 680 億美元的超級新創公司陷入「無人駕駛」的狀態。

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個差勁的藉口。卡拉尼克的請辭,其實是因為董事會對其狂妄自大的強勢作風,以及內部管理不當所導致的種種危機忍無可忍,迫使他不得不下台。

卡拉尼克的管理有多糟糕?兩位高級主管、人工智能頭號研究員在一個禮拜內閃辭;今年 2 月,一位 Uber 離職女工程師 Susan Fowler 公開指控 Uber 內部性騷擾與性別歧視嚴重,董事會不得不委託律師事務所進行調查;一段錄下卡拉尼克痛罵 Uber 司機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逼得他公開道歉。

至於他違反的法規亦不計其數。為了避免被警察取締,他在 Uber 司機的手機裡植入程式,誤導執法人員判斷其身份。就連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也對 Uber 提出控訴,罪名是涉嫌竊取商業機密與自駕車相關專利。

負面消息連環爆出,卡拉尼克試圖力挽狂瀾。3 月初,他致信全體員工,表示:「我需要學習提升領導能力,這次我打算學個透徹。」他還宣布要找一位德高望重的營運總監來主持大局,企圖複製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找來 Sheryl Sandberg 的模式。但一位內部員工表示:「每個人都知道 TK(Travis Kalanick 的縮寫)的真面目,他不可能真的放權。」自 2009 年擔綱行政總裁以來,卡拉尼克就習慣大權在握,而且主動介入每個團隊。不只一位股東憂心他並非合適的領導人:侵略性太強,副手又太唯唯諾諾。

卡拉尼克塑造的企業文化被稱為「卡氏邪教」,內部的 14 大準則,包括「超熱愛工作」、「冠軍心態」與「有原則地搞對抗」,聽起來冠冕堂皇,核心就是鼓勵鬥爭。員工為了晉升,可以詆譭上司、出賣同事,這一切都被包容默許。這種企業文化與他的創業經歷有關。卡拉尼克曾經破產到窮困潦倒,遂致飢餓感與危機感很強,深信只有鬥爭才能存活。他崇尚俄裔哲學家 Ayn Rand 主張的客觀主義,還曾把她的名著「源泉」(The Fountainhead)書封設為推特帳號的背景圖片。該書描述一個為了堅持理念,不惜與整個國家對抗的青年建築師。

不過,即使卡拉尼克辭職,他鼓吹的文化或會延續,「Uber 能有今日成績,全拜他所賜,」早期投資者兼顧問 Bradley Tusk 說:「沒有他,就沒有今日的超高身價。」而且在資本方面,他與兩位死忠盟友仍持有大部分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