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當餐廳廁所香氣也無差別的時候

A+A-

有沒有留意稍為高級的餐廳的洗手間,常常放著一瓶貼上古希臘寓言 label、啡色的、像藥劑瓶般的洗手液?這是澳洲護膚品牌 Aesop 的出品,上至 fine dining,下至工業風咖啡店都用它,為甚麼?當中能否看出餐廳設計全球化的端偽?

Aesop 於今年成立剛好 30 週年。它的產品外形很「有機」,仿佛是藥房配方,充滿天竺葵、橙花油等天然香氣。但查看成份,絕非純天然,亦非有機,可是品牌就是聰明,從來都是賣「故事」,推廣時都以哲學、電影、文化包裝,吸引了自以為很「睿智」的族群,誰管它是否真的有機?看來很 sophisticated 的就好了。品牌又向設計師、美術總監和廣告界靠攏,他們每設計一間餐廳,就把 Aesop 的產品滲進去,久而久之,品牌成了各大餐廳的指定洗手液,它們的產品並不便宜,有些食客甚至會驚嘆餐廳很落本,「嘩,他們用 Aesop 啊!」,就憑洗手液,餐廳的形象就勝了一回。

Aesop 很著重店舖的設計,每間都不一樣,很多人在世界各地會去朝聖。

不止洗手液,近十年餐廳的裝潢設計也有一體化(Homogeneity)的現象。

坐在粗礦的、回收木造的共享桌子(Communal table)上,身穿牛仔布皮帶圍裙的侍應為你送上用 Sans-serif 字體寫的餐牌,室內必定有萬年青植物或尤加利葉乾花、以及沒有燈罩的燈膽吊燈,色調要不是黑白灰,就是千禧粉紅(Millennial pink),有時出差出得密的時候,我也會懷疑自己在哪裡。

工業風Cafe (一):越南的 The Workshop Coffee。 圖片來源:越南 The Workshop Coffee Facebook 官方專頁
工業風 Cafe (二),倫敦的
Workshop Coffee。(是的,連名字也一樣。) 圖片來源:倫敦 Workshop Coffe Facebook 官方專頁
千禧粉紅(Millennial pink)和一般的粉紅不同,是比較暗的,配上萬年青植物亦是文青(Hipster)喜歡的設計。

美學一體化了,無計,不論是越南還是倫敦,看的都是同一個 Pinterest,同一個 Facebook。這種空間設計,有人稱之為 AirSpace,是一種根據社交媒體的愛惡而衍生出來的模範。不止是餐廳,連 co-working space、startup 的辦公室也採用簡約水泥設計,中間最緊要擺張共享桌子,或者有白色雲石枱,有手工啤酒、牛油果多士、flat white,能拍張照,極速放上 Instagram 就好了。這種毫無預算而產生出來的連鎖效應,比 Starbucks 更無孔不入。關於產生這種效應的原因,有人歸咎於新世代的遊牧式生活和工作模式,他們需要感覺熟悉又完全不同的空間,好讓他們在世界任何角落也找到慰藉。科技界看到了需求,就再做多點相類近的東西,例如網站設計 Squarespace,他們的範例網站就是世界大同中又有點不同的典範;Aesop 也是表表者,他們的店每間都不同,賣的卻是一樣。

網路族民看多了,潛移默化,不經不覺,獨立小店也在全球化的連鎖效應中變得面目模糊。

不明白?不需去得很遠,去觀塘的工廈 café 看看就行了,不過,他們抄得很慢。

所有咖啡店員的圍裙都是這樣。

所有咖啡店的燈都是這樣。

theverge.com 在 2016 年發表了關於 Airspace 的文章,認為這樣的空間設計一體化值得我們關注。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