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施會:南非,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A+A-
穿著南非民族服裝的木偶。

文/圖:李育成(樂施會撥款管理與評審經理)

南非,會讓你想起甚麼?黃金、鑽石、鮑魚、水果、大自然美景,還有甚麼?如果你是留意時事的,可能還會聽過曼德拉的名字,他是打破種族隔離政策,推翻白人政權的黑人民權領袖。不錯,南非曾經是讓人充滿夢想的國家。1994 年,曼德拉上台,的確給人們帶來很多夢想,但是 20 多年過去了,還留下了甚麼?

今年 5 月,全球樂施會新添一個成員 —— 南非樂施會,我有幸參與其開幕儀式。大會邀請到南非前總統莫特蘭蒂(Kgalema Motlanthe)親臨現場並致辭,他向 200 名與會者提到今日南非仍然存在的種種不平等、不公義問題:

「我的祖國竟然是廉價勞工的儲備所。」
「今日的領袖毫無道德可言。」
「我們必須解決導致不平等的制度矛盾。」
「計算利潤的方程式竟然與計算剝削的毫無分別。」
「資本主義只能保證製造財富,卻不保證平等分配。」
「單純追求 GDP 增長並不足以改變社會和經濟不公。」
「三個南非億萬富豪的財富,相等於底層一半人口財富的總和。」
「經濟應該是為 99% 的人口服務。我們需要問責的政府和企業。」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看南非當地的報紙,你只會讀到大量看好非洲經濟發展前景的文章。南非已肯定是中等收入國家,其他非洲國家如尼日利亞、坦桑尼亞等亦正在迎頭趕上。

樂施會與南非回收合作社的成員大合照。(後排右六為筆者)

政府存在嚴重腐敗

到了項目點探訪,沒有看到極度貧困,卻看到聽到由政府上層到下層所製造的不公義。人們都指出,政府從總統到基層組織都存在腐敗,在來到南非之前,已經知道這個國家已經成為全球抗議示威最多的國家,天天都有抗議示威,堵塞馬路的新聞。

樂施會支持南非北部林波波省的農民推行可持續的生計發展項目,一方面提供物質上支持,包括種子、肥料,灌溉設施。另方面,項目為農民提供培訓,提高他們參與決策的意識和能力。他們固然對此表示感謝,但問題不會即時解決。例如,他們會問我:

「你們可不可以讓我們公平得到水源?」
「你們有沒有辦法控制一下種子和肥料的價格?」
「你們是否可以讓政府免費提供拖拉機?」
「最近南非經濟低迷,你們是否可以提供資訊,讓我們的陶器產品能夠賣出去?」

這明顯不是一個物質短缺的年代,他們知道影響政府決策的必要,他們提出的問題反映出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大環境的問題。人民很容易因為政治和經濟動盪,而變成貧窮。

南非農村婦女小組通過養雞和製造陶器增加收入,自力更生。

當權者要反省如何減少腐敗

樂施會也協助約翰尼斯堡市郊貧民參與並組織回收合作社,在市政府的支持下,成效顯著。該項目製造就業機會,增加貧民的收入,促進環保,已成為扶貧工作的一個模範,這也許是一條帶領貧窮人脫離貧窮的出路。

這次旅程讓我思考,作為一個扶貧發展機構,如果要讓我們的介入行動變得有價值,必須眼光長遠,從解決問題的根源入手。

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當權者,都需要反省自身的責任,都需要問問自己,如何才能減少腐敗,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決策,增加透明度,讓援助變得有效,讓社會學習如何改善管治。其實,這些道理不只是在南非適用,還在所有國家適用。

這就是我們帶回來的手信,不是朱古力或別的糖果,而是對社會不公、貧富不均現象的一種新經驗和體會。

南非一家回收合作社的負責人介紹他們的發展計劃。

 

作者簡介

李育成為撥款管理與評審經理,主要工作是規劃、協調和監督國際項目部資金的撥款及運用,合乎國際樂施會對扶貧項目質量、監察、檢討與學習的標準。除了日常工作,他亦喜歡旅遊,欣賞文化古蹟和自然風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樂施會

樂施會是一個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旨在推動民眾力量,消除貧窮。

http://www.oxfa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