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安逸從不是永恆

A+A-

難得周末在家中吃飯,電視機亮著,剛好是無綫電視 50 周年台慶,其實沒太大意欲收看,專欄尚未寫完,三扒兩撥碗底朝天就回房間工作。其間,父親突然感慨地望向電視機:「開台那一天我們好像還是小學生。」我估母親不是太有印象,點點頭附和了幾聲。以為兩老對大台懷有感情,豈料都幾涼薄,居然食完飯就開電腦追韓劇。

其後,網上見到一大堆台慶蝦碌老尷畫面,江河日下,笑而不語。比較讓我皺眉上心的是,獎門人曾志偉、汪阿姐以至藝員大合照,他們都穿了件 A Bathing Ape。是 A Bathing Ape 和無綫電視 50 周年聯名推出的紀念版 T 恤。

過去多年,洪天明都時常在獎門人節目中潮著 A Bathing Ape,無記 50 周年特別版自然不例外。圖片來源:洪天明 instagram

一看覺得不對路,再看,又好像姣婆遇著脂粉客。TVB 個 B 以及 BAPE 件 Tee,倒是門當戶對,都幾對板。盛極一時的潮牌,都有淪落到成為 Camp Tee 的一日。

A Bathing Ape 又稱 BAPE 或者安逸猿、猿人頭,曾是日本一線潮牌,幾年前主理人 NIGO 已將這顆猿人頭賣掉,收歸香港 I.T. 名下,積極進軍大中華之餘,亦推出了本地副線品牌 AAPE。聽聞有些人並不懂分別 BAPE 和 AAPE:日本原創品牌和香港外購品牌,昂貴和便宜,潮物和大眾著物,但我覺得基本上並無可比性,去 Y-3 買衫的人都不會天真到以為自己買的是山本耀司吧。在商業世界,類似的例子多的是,當 Thinkpad 被 IBM 易手到內地品牌 Lenovo,原本那份日式簡約的典雅和專業形象,已變得有點廉價,如今隸屬印度汽車集團的 Jaguar 早不再是英國房車,同樣地 BAPE 也早就不是甚麼日本原宿逸品。

前幾年,在越南旅遊期間認識了一個日本男生,20 出頭的世界仔,一個大背包,一口流利英語。見我穿著一件 BAPE 的 Polo 恤(穿得去越南都不是甚麼珍藏),他瞪大雙眼問,這是 BAPE 嗎?就像香港人在異地見到有當地人用 Super-X 斜包一樣。在日本已經沒潮童會穿 BAPE 了,連買來炫富的價值都沒有,還可能被同齡朋友恥笑。在年輕人眼中,穿 BAPE 的 Polo 恤老過你穿鱷魚恤。

在日劇「寬鬆世代又如何」中,男主角岡田將生也曾穿過 BAPE,不過,故事中的岡田將生是年過 30 戰戰兢兢的上班族,只是把那件 BAPE 的 T 恤當成居家服在穿。劇組揀衫其實都很合理,學生時期買的潮牌,穿了幾年已經過氣,今日既不可以穿著上班,人已老,牌子不潮,最多只能當睡衣粗著。

過氣潮牌穿在獎門人和 Lisa 姐身上,除了極盡諷刺的意味,也頗應景。BAPE 老到變質,TVB 又何嘗不是自甘墮落的垂暮老耆?安逸猿,安逸原本也是 TVB 的宗旨,反正競爭對手幾乎不存在,坐擁收視保證,拍甚麼,甚麼人拍,都不是考慮因素,有就可以,而且穩陣就好。這跟老去的 BAPE 和販賣(收割)品牌知名度的 AAPE 是同一種敗壞之風,反正是大台、大潮牌,躺著就可以有收視,錢也可以躺著賺,出甚麼都有 Bad Taste 的人捧場。無論如何泛濫、惡俗、粗糙,Bad Taste 的人都不會質疑事物會過時變壞,他們總是一廂情願地期望所有生活品味和習慣都不會變更。

在這些人的口中,還是會聽到 TVB 當年怎樣怎樣,就像仍將 BAPE 當潮牌來穿,以及那些總在提醒年輕人以前的香港是怎樣怎樣的人,Bad Taste 而且只想穩陣躺著,盡享安逸的一群人。安逸是 TVB 的宗旨,而 TVB 又是香港的縮影。直到今日還有人會準時打開電視看 TVB 肥皂劇,或者把貼牌複製的 AAPE 自覺很優雅當成舊時的 BAPE,難免都是有點貪圖安逸。貪圖安逸,永遠是 Bad Taste 的根源。

A Bathing Ape 易手後推出定價較低的香港副線品牌 AAPE。

唯一不同的是,BAPE 的主理人 NIGO 始終是創意總監,食腦的人並不知足,不願貪圖安逸,牌子老了就會易手,繼續尋找和創造新的品牌。至於無綫電視的創意總監,我都明白,一入豪門深似海。其實毛記我都覺得老,何況無記?

前幾天剛好有個訪問,問到最近會否發生過甚麼事情,令我對香港燃起希望。思量許久,家中兩老成功戒掉 TVB 轉看韓劇(甚至日劇),我想是種長進吧。當然,這也表示 TVB 到底已差勁到一個怎樣的程度,才會被見證著開台歲月,為過去 50 年來都貪圖安逸電視撈飯的老人家所拋棄。

執筆之時,「六嬸」方逸華撒手人寰,剛好在這金禧之年,意味著邵氏已告一段落。如同 NIGO 在賣出品牌後放手離開,現在的 A Bathing Ape 和 TVB,跟它們最初的模樣已劃清界線,是好是壞,都是兩碼子的事。

有些事情,是一個時代。有些事情,卻只能是一個時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