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波蘭匈牙利發生了甚麼事?

A+A-
陶傑鋼筆下的 1989 年布達佩斯街景。

波蘭政府推動立法,禁止一個歷史名詞:「波蘭死亡集中營」—— 因為一些歷史學家深入研究納粹、屠猶,發現許多猶太集中營,建立在波蘭境內。

其中一個原因,是納粹佔領波蘭甚早,有波蘭人向納粹檢舉他們的猶太人鄰居,協助納粹搜捕。

但波蘭人即使如中日戰爭時期汪精衛政府管治之下的上海和南京,今日的波蘭政府推動民族主義,對於這一段灰色地帶的歷史 —— 波蘭人在佔領時期的夾心階層角色,如何在納粹和猶太人之間生存,成為敏感問題。

納粹攻佔波蘭在 1939 年,因為波蘭淪陷得早,希特拉順理成章以波蘭為集中營的第一基地。說波蘭人全民協助德國人搜捕猶太人,顯然並不正確。因為德國佔領波蘭之後,即實行非常嚴酷的法律:嚴禁波蘭人協助猶太人,波蘭日用的生活品如食物、單車、收音機,全部由德國佔領政府統一發行出售,而集中營之中的品物,則由波蘭人負責,但政府規定,任何波蘭人若出於同情,私下向猶太人提供物品,可被判死刑。

但另一方面,反猶太情緒在納粹佔領前,包括波蘭,全歐洲都有。因此到底戰時有幾多波蘭人出於自身反猶,自願協助德國,幾多是心懷同情,暗中庇護過他們的猶太鄰居,這個數字從未統計。

波蘭斯基的「鋼琴戰曲」對此戰時的波蘭夾心階層,有點到即止的描寫:納粹警衛確實要波蘭街坊組長在人叢中點認誰是猶太人。到了 21 世紀,波蘭在納粹滅猶中的「角色」問題,令波蘭兩面難討好:波蘭是納粹入侵的受害人,卻又隱隱然被指為是納粹的幫兇。

對於此一暗湧,波蘭執政的法義黨(Law and Justices Party),決定為歷史「正名」,立法禁止將「波蘭」與「猶太集中營」兩詞並列,引起以色列不滿。

波蘭在歐盟之內,與匈牙利、捷克,對收容地中海難民抗拒最大,同樣是前共黨國家,不接受「政治正確」的歐盟左翼思想,但同時又如普京,波匈兩國對全國廣播傳媒收緊控制。2016 年 7 月之前,波蘭 164 名記者和新聞播音員辭職或被解聘,令歐洲議會、人權組織與法庭深感不安。

至於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則更為仰慕獨裁。他曾表示很認同中國的個人管治,希望向俄中的管治風格系列吸取「長處」。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 圖片來源:路透社

2015 年 5 月,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Juncker)在波羅的海的利加會見歐爾班,半開玩笑地說:「你好嗎,獨裁者?」(How are you, dictator?)

在那一年,歐爾班在布達佩斯演說,承諾要實現匈牙利的「偉大復興」。

歐爾班修改憲法,強調國家的天主教和基督教傳統價值觀,警告穆斯林移民的入侵。歐爾班聲稱難民為「毒藥」,在匈牙利南方邊境建立圍網,網上鋪設的不是鐵刺,而是零碎鋒利的剃刀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奧匈帝國解體,匈牙利喪失了 3 分 2 領土,為戰勝的協約國瓜分。歐爾班時時提醒國民: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梵爾賽條約之後的德國,奧匈帝國時代,曾經是匈牙利失落的榮光,因戰爭之後帝國肢解,匈牙利有自古以來屬於自己的領土,有待收復。

在蘇聯共黨帝國解體、東歐解放之後,美國猶太富豪索羅斯曾捐巨款,在他的祖國匈牙利,成立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簡稱 CEU。索羅斯是匈牙利裔,一片鄉心,辦學促進科學、民主、自由,希望匈牙利推進更開放的社會。

但今日的歐爾班視中歐大學為眼中釘,他拒絕稱呼其全名,直稱「索羅斯大學」,覺得這位匈裔猶太富豪捐助成立的大學宣揚的價值觀,不受控制,太過民主自由,與匈牙利傳統民族主義相違抗。歐爾班的政府起訴大學,最終要迫使其關閉,歐盟十分警覺,呼籲大學裡的教職員要頂住壓力。

歐爾班並非極右翼,也不一定準備脫離歐洲,但他的民族主義路線,以及個人專制的熱誠,令歐洲感到不安。歐爾班不但宣揚大匈牙利的民族主義,而且也對歐盟愈來愈不滿。

這個前東歐國家,與波蘭和捷克一樣,被歐盟視為歐洲東大門的三大問題會員,甚或與已經公投退歐的英國,遙相呼應。

波蘭和匈牙利發生了甚麼事?華文傳媒不太關注,香港和台灣年輕人背囊旅遊,又只關心飲食住宿資訊。

世界充滿暗湧,很多不尋常的力量正在破土而出,有如 1840 年的清朝、1928 年的北洋中國、1933 年初的德國,一場後果無法估計的乾坤大挪移,正在發生,一場大洗滌,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