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墓園中的「刀仔男」

A+A-
考古學家在骨骸處發現刀和扣子的位置。 圖片來源:Micarelli et al. 2018/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鐵鉤船長」,我細細個就聽個呢個名啦!但係現實中又有沒有呢?

要在大墓園(Necropolis)找上歷史悠久的骨骸並不難。一般這些骨骸如果已經相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意思即超過 50 到 75 年),就會被視為考古性質。在一個源自公元 6 到 8 世紀,位於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倫巴底人(Longobard)墓園,就是一個可以找到數以百計骨骸的墓園。在這些骨骸面前,只有這一副異常吸引大家的目光!

骨骸的主人是男性,年齡介乎 40 到 50 歲之間。而這位男子的右手於前臂的部分,曾進行截肢(amputation)的手術。來自羅馬智慧大學(Sapienza University of Rome)、負責研究的考古學家 Ileana Micarelli,推斷骨骸的右前臂是經由鈍器創傷(Blunt force trauma)造成,但到底是如何造成就無辦法得知。

鈍器創傷的範圍很廣,一般都是泛指低速所造成的創傷。而這些創傷的痕跡都是一個較廣的平面或範圍,跟高速的槍傷完全相反。造成鈍器創傷的可以是一個平面,如一張檯,甚至是家居用品等。不同力度造成的傷痕都可以不一樣,因此透過鈍器創傷的傷痕可以推斷撞擊力的方向,繼而協助推斷相關的緣起及傷痕來源。

研究人員他們指出其中一個可能性就是因為醫療原因而截肢,有機會是基於意外令到前臂骨折不能癒合。當然再按照他們倫巴底人的文化看來,這個斷臂為戰爭所造成的亦有可能(即在戰爭當中被砍到)。從今天的習慣看來,我們如情況許可都會為傷者裝上義肢,方便其生活。這具骨骸也有!如果看仔細一點,會見到與截肢部分連結的末端,稍微有點骨頭癒合的情況,亦看到有骨痂(Callus)的形成,證明死者沒有在這件事件中死去,這些骨痂更有機會是因為義肢所造成的壓力而產生。

牙齒耗損十分嚴重。 圖片來源:Micarelli et al. 2018/ 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骨骸周邊及其他地方都可以找到關於佩戴義肢的線索。首先是他的牙齒,損耗異常多,特別是琺瑯質的部分,這都標示他可能曾利用牙齒協助配戴義肢(例如打繩結)。另外,其他的墓穴跟這個一樣都會有刀陪葬,只是擺放的位置有所不同。其他墓穴的刀都是放在骨骸的旁邊,但這個剛好就是橫放在手腕的位置,剛好就是斷臂的部分!再加上在截肢點,考古學家們找到了一個扣及已經腐化的殘餘有機物料(相信是皮革類)。因為這些證據,考古學家推斷這些都是之前用作固定義肢的用具。

這名男子其實很不簡單!需知道他生活在一個沒有抗生素的時期,能夠接受一項大手術,他不但沒有受感染並生存下來,還要以生活周邊的物件去協助適應,得到生活圈裡的人幫忙及支持!這都代表倫巴底人對人有著崇高的尊重!

參考資料

Micarelli, I. et al. 2018. Survival to amputation in pre-antibiotic era: a care study from a Longobard necropolis (6th-8th centuries AD). 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Sciences, Vol.96 (2018, pp/ 1-16.)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