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回到未來 —— 別人欺負你,你不反抗,換來的絕非別人的尊重

A+A-
電影「回到未來」劇照。

說得坦白點,如果我說那個博士就是叮噹,主角孖田就是小雄,而他的老竇就是大雄,他老母就是靜宜,而欺負他的那個大嚿衰是技安的話,你會發覺「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根本就是多啦 A 夢真人版。

主角孖田有一個營營役役的父親,在年輕時是個愛看科幻小說的內向年輕人。別人用暴力對待他,長期欺壓他,他本來的人生就是一直的忍讓,堅持和平不武力抵抗。但他並沒有感動欺負他的人,而他也因為這種長期的屈從與退縮,而變成了一個沒有尊嚴,沒有自信,在感情家庭事業都全部皆失,苟且生存的人。令他敢於抗爭的下一代也過著被羞辱的生活。

在時光機的幫助下,孖田回到了過去,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父親,想要追求後來成為孖田母親的少女。本來的結局是成功娶到她。但因為孖田擾亂了時空,使這個既定的結局被改變了,主角可能從此消失。主角怎樣令他的父親重新取得母親的認同?

整個故事,就是孖田為了自救,花盡心思想幫助父親取得認同。他成功了,父親重新得到認同,而且當主角回到 80 年代後,發覺一切都改變了,父親不僅不再被人欺負,變成了一個有尊嚴、有自信、受社會認同、事業成功的人。他的經濟和事業,都因為性格大幅改善了。之前欺負他的人,恭恭敬敬的幫他抹車。

請留意他最終成功的方式,就是父親終於忍不住挺身以暴力對抗欺負他的人。他用拳頭打倒了那個一直欺負他的人。別人欺負你,你就打回去,用暴力,物理對物理的,傷害對方,令對方痛苦和損失。你才能夠贏取對方把你當人看,尊重你,然後不再想要傷害你。

電影「回到未來」劇照。

使用暴力不等於比對方強,他的父親並不是變成格鬥高手,即使在結局時,他父親也沒有長得比欺負他的人高壯,坦白說,就算從結局看,大家認真打架的話,他的父親應該還是會輸,當時那一擊成功只是因為運氣。從頭到尾客觀來說,主角的父親就像國際政治中的香港或台灣,客觀的武力不如中國,打不過對方,但這並沒有構成他們放棄反抗的理由。

不可能打贏對方,不等於你不能傷害對方,父親展示的是那種「可能性」,他本來由一個不會也不可能反抗的弱者,成為了一個有可能反抗的弱者。本來對方可以很安全,無風險的欺負他,變成了欺負他就有可能蒙受損失,甚至是巨大的面子損失時,變得投鼠忌器,一切就改變了。

可能之後他再也不敢輕易欺負他,也不敢隨便的恐嚇他,可能之後還是有欺負他,但是父親用各種手段令對方付出代價,糾集朋友反擊?午夜偷襲?破壞他的財物報復?我們無法從那時光機帶來的空白中,知道這一拳後發生甚麼事,我們只看到結果,一個不論地位和經濟,以及精神上都較健全的父親。我們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想像,可能性,但那一下的反擊,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而且,看到最後,主角的父親可是僱用了那個欺負他的人服務他。最終雙方是否不能做生意?不能貿易?不是,重新定義了雙方的關係和地位後,人類和人類還是能合作的。就像日本曾侵略中國,中國抗戰勝利,結果還是繼續能和日本貿易。

衝突並不會斷絕人與人之間的來往,而只會重新定義雙方的關係。當別人欺負你時,你反擊,不見得你會失去別人的合作,更有可能的是,別人重新評價你之後,成為更好的合作對象,你能爭取更好的條件,沒有變成「你反抗我,你的車沒人抹你就完蛋了」。

慢著,這樣的故事不是等於在宣揚暴力嗎?是的,這故事就是這樣。這故事的寓言,應該會令很多人反感。你也可以說,這個故事爛透了,主角的父親,因為對抗怪物,自己也變成了怪物,不僅宣傳暴力,之後的生活改變更加是宣傳消費主義、父權思想。為何不用和平手段感化欺負他的人?

如果你這樣想,可以去看「超時空要塞」,人家用唱歌就可以得到外星人的尊重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