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球迷奇遇記

A+A-
英國球迷在倫敦 Flat Iron Square 觀看英格蘭對突尼西亞的世盃賽事。 圖片來源:路透社

我一向不是足球迷。在香港唸中學時,我是少數暴殄天物,沒好好享用校園那標準草地足球場的一員。儘管身邊同學朋友多有球迷,我卻一直沒有養成看足球的習慣。

去年宣佈移居英國,不少球迷朋友都說:「那你可常常去看球賽了!」我尷尬表示不懂,但也想到大概到英國後要惡補一下,否則沒法融入社區。來到伯明翰後,發覺足球氣氛也沒以前想像那麼高,大半年來,就只有一位的士司機主動跟我聊足球 —— 不知是否伯明翰及附近幾支球隊不怎麼爭氣,都一直只在英冠及甲組聯賽水平,大家對足球就沒怎麼熱烈,別說那些球迷萬人空巷慶祝從沒見過,連球賽日子球迷酒吧聚集一起看賽事,我也不怎留意到。

圖片來源:路透社

因此我一直懷疑英國球迷氣氛是名不符實。直至有一次,身在足球名城曼徹斯特,乘火車離開之際,碰上球賽完結時間,一群十來廿個看來是球迷的乘客上車。大概其支持球隊勝出了,大夥兒興奮莫名,竟全程 40 分鐘一直雷聲高歌,聲震全車,絕無冷場。粗豪歌聲難言優美,甚至可算有點擾人,但親見球迷樂事,也算有趣經歷。而我下車才知道,球迷乘客中原來有人醉酒嘔吐,一大夥球迷原來一直圍著嘔吐物以歌聲掩蓋臭氣。球迷力量真不可小看。

儘管我不算標準球迷,但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我以往也盡量抽時間觀看 —— 最少我也能向一起觀賽的太太解釋甚麼叫「越位」。既已移居英國,又正值世盃期間,我就以追捧英格蘭作為惡補足球的切入點,追看球賽。早前更特意走到英式酒吧去,跟大夥英國人一起看世界盃直播英格蘭賽事,滿座全場,都盯緊高掛各處的熒幕。每有緊張關頭,全場騷動,同笑同呼,雖沒有上述火車上見到的球迷般一塌糊塗,但最後見證英格蘭勝突尼西亞,同聲叫好,也非常熱鬧。

而另一邊廂,早前伯明翰附近和夫咸頓的狼隊,升班再次進入英格蘭超級聯賽。大伯明翰區終於又有英超隊伍,大概球迷氣氛又會高漲起來,將來或又有跟大夥兒一起看球賽的理由,我也更有變身球迷的動力。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