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A+A-
劉德華在電影「追龍」飾探長雷洛,甄子丹飾阿豪;圖為劇照。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

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

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看到自己的同鄉因為貧困而被捕,而法律不外乎人情地想要放過他。並願意支援他生活的金錢,而豪哥之所以投身販賣違法藥物事業,是因為頂了一個被暴力對待的窮女人欠下的債務。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即使同情,身為警察,雷洛大可公事公辦。而一無所有的豪哥,也沒責任負擔起根本不是自己借的債務,而甘於屈服於一個自己也不太喜歡的黑社會頭目下,參與他的藥物事業。這些都是大條道理的,他們表現得比起一般人,更有正義感與同情心。而法律與制度,對他們來說並沒有那麼多的價值,在善良的動機下,他們毫不猶疑讓法律在情義面前的讓步。

為了同情、愛情、義氣、友情、孝順,照顧自己兄弟,負擔別人的債務,令自己的家庭過得好一點,把家的窮人從貧困中救出來,保護自己的伙伴不被欺負。他們需要更多的錢,更多力量。錢和力量可以扭轉這些不幸,而只有腐敗,才能夠令他們得到他們需要的力量。

雖然這故事大部分角色不是腐敗,就是犯法,但正派與反派的差異,在於他們表現方式。反派很簡單,例如洋警司亨特花天酒地侮辱他人,顏探長為了升職,花仔榮為了滿足性慾,反派就是拿來滿足私慾和虛榮。這些就是我們想像中的腐敗者面譜,邪惡、殺之不可惜。

而正派的腐敗者,例如雷洛為了照顧同鄉與義氣,豪哥為了兄弟家庭親友,都是為了盡別人的責任,保障別人的生活,他們必須腐敗去維持那些人被保護者的幸福。他們並不是沒有教養的人,相反,是認同並實現了傳統美德的乖孩子。我們一方面知道他們腐敗,但卻不能一口咬定這些人對社會是有益,還是有害法律本份與仁義道德,在這裡產生了交戰。

電影「追龍」劇照。

你想像一下,一個在貧困農村,自少受傳統儒家教育、孝順仁慈的孩子,努力讀書想要改變命運,後來考上了大學,整個鄉村籌錢去支付他的學費和生活費,甚至賣掉自己養了很久、有感情同甘共苦的耕牛。這種故事,你有聽過類似的故事吧?然後這個好孩子哪天學成,出仕當官,故事就去到了圓滿的結局嗎?

進入了官場的當事人,背後的是甚麼呢?他的背後欠下了整個同鄉和家庭的巨大人情債,一群生活困苦也支持他的親友。這些人想要債還,但他合法領取的薪水,卻只能讓他支撐自己的生活吧?那他只有兩個選擇,如果他不是接受了自己受人恩義無法償還,也沒有能力負擔起別人的義務,就必須要拿到錢,很多的錢,去回報那些有情有義的人。

那麼,除了公權力外甚麼都沒有的你,要錢,下一步是甚麼?答案也很顯然了。

從這樣看,你可以看出為何死刑防範不了貪污,酷刑也阻止不了挺而走險。在多少貪官心中,他就是那個探長雷洛,而多少犯罪者看自己,就是看到豪哥。死刑代價雖大,但這些人如果把負別人的責任,令同鄉幸福這件事,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死刑是不能阻嚇他們。哪怕有一天為此而死,對他們而言,也只是為了自己人的幸福從容就義,問心無愧。

若社會沒提供合法的方式,去讓人完成自己的義務,善良也會成為腐敗的溫床。當腐敗的背後是令人感動的故事時,你有何感想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