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時期的蕨類狂熱

A+A-
英國插畫家 Helen Allingham 所繪畫的 Gathering Ferns。 圖片來源:Wikipedia

現代人大多都是「植物盲(Plant blindness)」,無法辨識日常生活中可見的植物種類之餘,恐怕連自己吃的蔬菜也未能分辨。但在百多年前的維多利亞時期,英國人卻沉迷如羊齒一般的植物 —— 蕨類植物(Fern),婦女間更出現了「蕨類狂熱(pteridomania)」。

對蕨類植物的狂熱,可以追溯至植物學家 Nathaniel Bagshaw Ward,其在 1829 年開始推廣可種植熱帶植物的大型玻璃容器,能大規模生產,以應正在增長園藝愛好者的需求。

園藝狂熱

建築歷史學家 Sarah Whittingham 著有 Fern Fever: The Story of Pteridomania 一書,她指出,居住環境改變也是令時人開始迷上蕨類的原因之一:「在 1851 年以後,超過一半的英國人口都是在城市,而這些城鎮居民中,有許多在新建排屋或郊區別墅中居住,(每間屋前)都有一小塊土地…… 這從根本上改變了園藝用處;它不僅僅是富人的一種喜好,亦受一般勞工喜愛,也激發了中產階級的熱情。這些新的『業餘花王』想要嘗試所有園藝風格,包括(收集)蕨類植物。」

她在書中形容當時盛況:「19 世紀園藝和自然歷史中的許多熱潮裡面,沒有一個像蕨類植物熱潮那樣持久或廣泛…… 你在房子裝飾及傢具、去海邊、在遊樂園裡漫步、到劇院及音樂會、參觀展覽、閱讀小說、播放音樂或在醫院中,都會遇到蕨類植物及與蕨類相關物品。」

從 1850 年代到 1890 年代,蕨類植物更開始出現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格蘭陶器和墓碑上。蕨類收集更是風靡一時,尤以女性最為熱衷,加州科學院(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植物學系主任 Nathalie Nagalingum 說:「她們完全沉迷於此。」

蕨類改變婦女

英國藝術家 Charles Sillem Lidderdale 所繪畫的 The fern gatherer。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對女性來說,收集蕨類的嗜好不只是趕上一時風尚,其所帶來的社會意義更為深遠。在男性主導的維多利亞時期社會,允許女性自己收集蕨類,對女士而言是一項極為難得的活動。但這種相對健康的嗜好,很快就被譏笑是一種疾病。維多利亞時代小說家 Charles Kingsley 稱這種迷戀為「蕨類狂熱」,該時代的人喜歡把任何不太合常規的的行為定義為瘋狂,且當中往往涉及性別歧視。

雜誌 Garden Collage 的專欄作者 Nora Mueller 寫道:「這種傾向往往特別針對女性(最明顯的例子是歇斯底里症),令人有點驚訝的就是首次以『蕨類狂熱』這個字眼,去回應年輕女性找尋蕨類植物的興趣。」

狂熱之外,採蕨也是追求生活質素的表現。在 1837 到 1918 之間更有近百本講蕨類植物的書藉出版,在當時僵化的社會中,訪尋蕨類植物是別具魅力的行為。而這樣的活動對於年輕女性來說,比小說和八卦更為健康,英國作家狄更斯亦曾建議他的女兒照顧蕨類植物,以改善她冷漠的態度。

然而,過度採集蕨類也成為了問題,特別是在蘇格蘭和愛爾蘭不時出現整個山坡被剝光的情況,影響延續到今時今日。據愛爾蘭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管理局,在缺乏可持續的棲息地,以及維多利亞時代蕨類狂熱對蕨類孢子體的影響下,基拉尼蕨類植物(Killarney fern)的分佈仍然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