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半斤八兩 —— 節儉與刻薄,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A+A-
電影「半斤八兩」劇照。

「半斤八兩」就是一個被刻薄的勞工,怎樣立功解決問題,最終贏過自己老闆,吐氣揚眉,取而代之的故事。站在打工仔的角度來看,實在是很抒壓,這也解釋了這故事為何在當年大受歡迎。

許冠文在這個故事中,扮演一名刻薄的偵探社老闆。他是個典型而且卡通化的「慣老闆」,非常的刻薄,對於員工很高的要求,可是以很低的薪水聘請、能力又不及他的員工。這應該能令很多人代入自己現在的老闆,現在的職場,特別是香港和台灣這樣的社會,此類老闆何其的多?

只要你細心看的話,這電影不斷強調一件事,許冠文之所以是慣老闆,並不是因為單純的自私,而是這源自他真心相信的價值觀。

在員工的角度,我們看到員工被他刻薄。可是在他私人的場景裡,你會看到他對自己也是如此刻薄,他是一個非常節儉的人,有一段很令人印象深刻的,那就是他刷牙時,他決定把一枝乾扁的牙膏擠到盡,哪怕要用腳才有最後一丁點,也要用到最後,而不願意用一支新的。

許冠文用腳擠牙膏;電影「半斤八兩」劇照。

而最反映這個價值觀差異的,在於故事裡有一段對話,許冠傑說自己出來捱了二十幾年,覺得世界欠自己不少,終於可以舒服享受一下。但老闆則回應他,說人出世在世上,甚麼都沒帶來,這世界甚麼都不欠你的。

一方的想法無疑很理想主義,覺得人生在世,是有權應該擁有一些東西,如果沒有,就是被虧欠。而另一方對世界的看法,卻灰色得多,覺得人類一生在世,本是一無所有,不論衣食住行,一切得來的東西都是恩賜。你可以察覺,他的刻薄的背後,是有一套自己的思想,只是角度和主角完全不一樣。

他相信節儉,所以他壓搾和節省所有東西,這是包括他自己在內。自然也包括員工,一個甚麼都省的人,將他的人生態度放在僱員身上,就變成了刻薄的慣老闆了。寒酸,不是因為自私,而是因為節儉,如果你連吃個飯也要計較 5 元 10 元,你在付薪水給別人時,又怎可能不這樣想?

電影「半斤八兩」劇照。

所以有一個說法,就是大部分人都是潛在的慣老闆,如果他不是,只是他未有機會當老闆而已。每一個在花錢時,把事情斤斤計較到一分毫,想要把事情盡到最高「CP 值」的我們,明明價錢沒差多遠還是要用盜版的我們,其實信仰的都是相同的東西。當我們不承認別人的價值,盡可能把東西說得一文不值,把別人的價錢砍到最後的結果,我們其實也是在做慣老闆。

老闆與消費者的關係,就像代議士與選民的關係,有甚麼消費者,就會讓市場有甚麼老闆。無良的消費者,就會造就無良的老闆,只是一種投的是選票,另一種投的是鈔票而已。消費者想要省盡最後一分錢,配合的自然是一個省盡最後一分薪水的老闆。

去到這故事最終的部分,勞工也變成老闆,那舊有的老闆怎樣呢?結果也是反省過自己不承認別人價值的過去,願意互相承認對方的價值。現實中,就難有這樣的大團圓結局,多是淪為變成甚麼人甚麼事情都貶低,刻薄一輩子吧。

如果我們不想當一個刻薄的人,終究還是要學習多認同別人,以及別人的工作成果。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