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脫歐談判之亂

A+A-
今年 4 月,英國一班脫歐派漁民抗議文翠珊提出的過渡協議。 圖片來源:路透社

上星期,英國首相突然宣佈已與歐洲方面簽定脫歐協議,是脫歐公投後兩年多以來的重大發展。石 Sir 無意討論方案好壞 —— 方案大致上就是先脫歐了,然後進入兩年過渡期,過渡期間基本上一切照舊,過渡期後如何,就在過渡期內再談,因此兩年後真要脫歐時到底怎樣,今日亦談無好談,石 Sir 亦不打算談脫歐的好壞,反而想談對這兩年間脫歐談判過程的想法。

不論脫歐好壞,脫歐談判都不是英國單方面可以輕易處理的事。我一直感到奇怪,英國人竟對歐洲人沒有很合作感到很意外般。這就像有人付了費參加了人家的派對,玩得不高興要走了,但又要求走了之後還可以繼續喝派對的酒,留在派對的人自然不爽,當然不會特別合作安排交通送你離開。尤其英國又要脫歐又不想設立愛爾蘭邊境檢查,因此硬脫歐基本上也不可能,正如有人一方面要離開派對房,但又要求跟派對內一位朋友共處一室不分離。邏輯上這如何辦得到,我至今都無法想像。本來這麼複雜的談判,這麼重大又沒共識的議題,一般都得經年累月,方有結果,但偏偏英國卻在所有人都毫無頭緒時,自行啟動兩年的脫歐時限,結果兩年來大家都只知道英國即將脫歐,但對於脫歐後的運作到底怎樣,至今大家都說不準。

與其說脫歐是個問題,上面提到的「說不準脫歐有甚麼問題」才是更大問題。以汽車生產為例,原來歐洲汽車生產,不同工序會安排於不同國家的廠房處理,以往因為都是歐盟國家關係,把半製成品在英歐各國間運來運去都不需關稅。但車廠不確定脫歐後如此運輸會否被徵稅,兩年都沒結論,就不得不計劃把英國的工序搬回歐洲大陸去。幾家著名汽車廠這兩年就因此需要裁員,包括石 Sir 所住的西密德蘭的 Jaguar Land Rover,對本地工人打擊甚大。

另外,脫歐後歐洲人到底能否留英工作亦一直沒有定案。因此過去兩年,不少歐洲專業人才選擇離開英國,對他們而言,最壞的不是知道情況將會變得很壞,而是根本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他們想與其到時突然要離開失預算,不如早點離開在歐洲其他國家找機會。這兩年大量歐洲醫護工作者離開英國,令本來就人手嚴重短缺的醫療體系,雪上加霜。

脫歐最終的利害現在還不好說,但脫歐談判的傷害已成。雖然深受打擊,但我相信英國及英國人整體而也不至就此沒落。據說那些沒有殺死你的傷害,都會讓你成長 —— 對這說法我相當懷疑,但此時此刻,也唯有如此盼望。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